“枫桥经验”60周年新闻发布会
  • 主题“枫桥经验”60周年新闻发布会
  • 时间2023年12月1日下午3:00
  • 嘉宾省委政法委、省人大常委会监察和司法(工作)委员会、诸暨市委负责同志
  • 地点浙江省新闻发布厅(之江饭店会议中心三楼)
  • 简介12月1日,浙江省政府新闻办举行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新闻发布会,邀请省委政法委副书记张建明,省人大常委会监察和司法(工作)委员会副主任、一级巡视员郑军和绍兴市委常委、诸暨市委书记沈志江出席新闻发布会,介绍有关情况并回答记者提问。发布会由省委宣传部新闻发布处副处长徐伟伟主持。
  • 我要咨询:点击前往>>
  • 文字实录

    浙江省委宣传部新闻发布处副处长徐伟伟:

    各位记者朋友,大家下午好!欢迎出席浙江省政府新闻办新闻发布会。

    今年是毛泽东同志批示学习推广“枫桥经验”60周年暨习近平总书记指示坚持发展“枫桥经验”20周年。围绕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各方面采取了系列措施,开展了多项活动。就在两天前,省委省政府在诸暨枫桥召开了全省大会。今天,我们专门邀请省委政法委副书记张建明,省人大常委会监察司法工委副主任、一级巡视员郑军,绍兴市委常委、诸暨市委书记沈志江,请他们来为大家介绍有关情况,并回答大家关心的问题。

    下面,我们先请张建明副书记作介绍。

    浙江省委政法委副书记张建明:

    女士们、先生们,新闻界的朋友们:

    大家好!

    今年是毛泽东同志批示学习推广“枫桥经验”60周年暨习近平总书记指示坚持发展“枫桥经验”20周年,也是贯彻落实党的二十大提出的“在社会基层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重大部署的开局之年。

    11月6日,中央政法委和浙江省委在北京人民大会堂联合召开全国纪念大会。习近平总书记会见全国“枫桥式工作法”入选单位代表,我省有4个新时代“枫桥经验”先进典型获表扬并授牌。11月29日,省委省政府在诸暨枫桥召开全省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大会,系统总结我省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经验做法,全面部署下阶段工作,以“浙江之窗”展示“中国之治”,推进全省基层治理现代化走前列作示范。

    20世纪60年代初,枫桥干部群众创造了“发动和依靠群众,坚持矛盾不上交,就地解决”的“枫桥经验”。1963年11月,毛泽东同志亲笔批示“要各地仿效,经过试点,推广去做”。从此成为全国政法战线的一面旗帜。

    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工作期间,对坚持和发展“枫桥经验”高度重视,提出了一系列重要思想和举措,为新时代“枫桥经验”的孕育发展提供了“源头活水”。20年来,我省一张蓝图绘到底,一任接着一任干,针对“发展的烦恼”“转型的阵痛”,将创新发展“枫桥经验”作为平安建设的总抓手、深入实施“八八战略”的重要保证,推动“枫桥经验”走出了乡村,拓展到城市社区、海岛渔区、网络空间,打造了一批具有浙江辨识度的基层治理现代化标志性成果,走出了一条发展与稳定并行、致富与治安并举、经济与社会并进的新路。过去20年,浙江生产总值从2002年的8千亿元跃升至2022年的7.77万亿元,人民群众安全感满意率从90.8%上升到99.28%,浙江被公认为是最安全、最公平、最具活力的省份之一。

    今天,我重点向大家通报一下我省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的特色做法和取得的成效。

    我们积极推动“群众唱主角”,迈出了打造社会治理共同体的坚实步伐。这些年来,我们尊重群众主体地位,依靠群众解决问题,创新发展出“村民说事”“民主恳谈”“村务监督”“乡贤参事”“道德评判”等一系列新载体,打造“武林大妈”“乌镇管家”“国际老娘舅”等特色品牌,鼓励群众“说事、议事、主事”,形成“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监督”的自治建设体系,较好实现了“治理过程让群众参与、治理成效让群众评判、治理成果让群众共享”。比如,杭州市余杭区小古城村坚持“村里的事大家商量着办”,形成“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民主协商“四议”法;诸暨市枫桥镇实行村级重大事项“三上三下”、日常事务“问议办评”、应急事项“即事即议”“三事分议”工作法,让群众当家做主,“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理念深入人心。

    我们创新探索“干部来引导”,充分发挥党建统领优势提升治理效能。这些年来,我们不断创新探索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和党员活动在基层治理中的作用发挥机制,使党的领导政治优势充分转化为化解矛盾、解决问题的强大效能,推广运用“党建+市域治理”“党建+网格”“党建+流动人口管理”等做法,拓展城市版“枫桥经验”、海上“枫桥经验”、网上“枫桥经验”,推动党组织的服务管理触角延伸到社会每个末梢。常态化开展领导干部下访接访,率先开展矛盾纠纷化解和信访工作法治化试点,创新构建在法治轨道上解决群众诉求的闭环体系,形成了“领导干部下去多了,信访群众上来少了”的良好局面。

    我们深入融合“德法加智治”,有效激活推动基层治理变革重塑的强劲动能。这些年来,我们持续开展社会主义道德建设,大力弘扬红船精神、浙江精神,传承“和合”文化,用“和为贵”引导和睦相处、合群济众。切实加强基层民主法治建设,全面推行民主决策、专家咨询和民生事项公众听证等制度,深入推进重大决策社会风险评估,全面实施提升公民法治素养行动,引导群众依法表达诉求、解决纠纷、维护权益,在法治轨道上解决信访问题和矛盾纠纷。发挥我省数字经济先行优势,坚持人防、物防、技防、心防并举,大力推进雪亮工程、大数据运用、互联网法院等数字化建设,不断完善网格化管理、精准化服务、信息化支撑的“一中心四平台一网格”基层治理体系,持续提升基层治理的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水平。2022年,全省90个县(市、区)全部成立社会治理中心,建强8.5万个网格、45万个微网格,各类矛盾纠纷办结率达92.97%。今年,我省人大依法作出《关于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的决定》,为更好践行新时代“枫桥经验”提供了重要的法治保障。

    我们切实落实“有事当地了”,夯实筑牢防范化解风险的第一防线。这些年来,我们注重治已病,更注重治未病。坚持关口前移,把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挺在前面,全面落实“四前”工作法,建立完善“四先四早”工作机制,开展警源、访源、诉源“三源治理”。坚持预防在前、调解优先、诉讼断后、分层过滤,一体推进源头治理、系统治理、依法治理、综合治理。加快推进“枫桥式站所”和社会治理中心建设,有效提升预测预防预警能力,把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化解在萌芽状态。全省法院收案数逐年稳步下降,2022年全省万人成讼率下降至75.5。今年1—10月新收各类案件同比下降0.67%。

    国之兴衰系于制,民之安乐皆由治。穿越60年历史时空,“枫桥经验”从社会治安治理领域拓展到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等各领域,从“一地之计”上升为“一国之策”,成为中国基层治理的典范。我国创造出经济快速发展、社会长期稳定“两大奇迹”,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之一,充分反映了以“枫桥经验”为重要内容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治理体系的独特优势。从“枫桥经验”到新时代“枫桥经验”,尽管环境条件和形式外延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其初心始终不移、本色始终不变、内涵始终不改,那就是:坚持和贯彻党的群众路线,在党的领导下,充分发动群众、组织群众、依靠群众解决群众自己的事情,做到“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

    下一步,我们将更好地统筹发展和安全,持续擦亮新时代“枫桥经验”金名片,走出一条理念更新、效能更好、活力更足、机制更全、领域更宽的省域社会治理现代化之路,以高效能治理守护高品质生活,确保全省社会既充满活力又拥有良好秩序,为持续推动“八八战略”走深走实,在奋力推进中国式现代化新征程上勇当先行者、谱写新篇章创造更加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

    我就介绍这些,谢谢大家。

    徐伟伟:

    谢谢张建明副书记的介绍。下面进入提问环节,请大家提问前先通报自己所在的新闻机构名称,请举手提问。

    中国新闻社记者:

    刚才也有提到,今年浙江省人大依法作出了“关于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的决定”,请问主要是出于哪些方面的考虑?内容上又有哪些个创新和特点呢?谢谢。

    浙江省人大常委会监察和司法(工作)委员会副主任、一级巡视员郑军:

    谢谢我们记者的提问。浙江省人大常委会作出这个决定,主要考虑:“枫桥经验”诞生于浙江,是浙江极具特色的一张“金名片”,是全国政法综治战线的一面旗帜。毛泽东同志指示学习推广“枫桥经验”60周年,习近平总书记指示坚持和发展“枫桥经验”20周年之际,对浙江多年来行之有效的经验做法作系统的总结,以决定的形式加以固化、提升和传承,具有现实的意义。

    一方面、这是对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法治化的探索。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工作期间十分重视发掘创新和推广“枫桥经验”,并前瞻性地部署建设“平安浙江”“法治浙江”。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就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多次发表重要讲话。9月20号,总书记时隔20年再次来到诸暨,重温“枫桥经验”诞生演进历程,了解新时代“枫桥经验”的创新发展情况,为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指明了方向,提供了遵循。我们省人大依法作出这个决定,是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考察浙江重要讲话精神,推进省域治理现代化的重要举措,也是对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法治化的探索和尝试。

    第二、这是对历史作出的传承与总结。60年来,浙江历届省委省政府都高度重视“枫桥经验”。进入新世纪以来,浙江把创新和发展“枫桥经验”作为深化“平安浙江”建设的重要载体,使枫桥经验在新时代依然焕发出蓬勃生机和旺盛活力。我们在起草决定时,充分调研、组织专家座谈,对“枫桥经验”的历史脉络和时代特征作了详细梳理。

    第三、这是满足人民群众新需求的实践。多年来,浙江推动矛盾化解与基层治理紧密结合,做到了“大平安、大社会、大治理”的有机统一,体现了总书记强调的“自律和他律、刚性和柔性、治身与治心,人力和科技相统一”。在全国率先构建起“一中心四平台一网格”的县域社会治理体系,找到了新时代坚持和发展“枫桥经验”的路径、载体,实现“把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化解在萌芽状态”的目标,更好地适应了社会矛盾新变化,解决了基层治理新问题。

    我们在这个决定内容上面也做了一些创新,因为这是在省级人大常委会层面,首次就“枫桥经验”作出决定,内容上有三个特点:

    第一,明确推进了社会治理共同体的建设,决定明确,应当大力推进社会治理共同体建设,切实完成“一中心四平台一网格”机制,规定了社会组织、企事业单位、行业组织发挥自身优势参与及岑社会治理,特别是明确要推广“武林大妈”“红枫义警”“海霞妈妈”等极具浙江特色的做法,发挥人民群众主体作用,夯实社会治理的群众基础。

    第二,体现了制度创新柔性治理。《决定》强调要健全调解机制、矛盾纠纷化解机制,加强调解组织建设、构建多元调解体系,提升调解法治化水平和基层矛盾纠纷化解能力。明确要发挥村规民约作用、深入开展法治宣传教育、提升公民法治素养,强调充分发挥德治先导作用,弘扬道德新风,培育文明乡风,集中体现出新时代“枫桥经验”柔性治理的鲜明特征。

    第三,突出了强基固本推进社会治理。《决定》把浙江在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推进社会治理体系和能力现代化上探索出的实践经验加以固化深化,明确要深化“枫桥式派出所”“枫桥式法庭”等建设。规定要完善城乡基层治理体系,不断提升基层自治组织治理能力水平和基层社会治理的智能化、精准化水平,构建协同闭环的数字化社会治理体系,规定国家机关各司其责,共同推动《决定》的落实,做到系统治理、依法治理、综合治理、源头治理,在法治轨道上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

    以上是我对我们省人大常委会《决定》内容的一些说明,谢谢。

    联谊报记者:

    诸暨是“枫桥经验”发源地,这些年来,诸暨又是如何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的?谢谢。

    绍兴市委常委、诸暨市委书记沈志江:

    感谢这位记者朋友的提问。诚如你所言,当前基层社会治理领域确实呈现出很多新特点、新问题。但是我们讲,“枫桥经验”之所以历经60年而不变色,我想答案就在“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这句话当中。“坚持”就是传承“枫桥经验”基本内涵,坚持党的群众路线,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意味着“以不变应万变”;“发展”就是推动“枫桥经验”创新实践,在治理理念、矛盾化解上积极探索,意味着“以变应变”。所以,新征程上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就必须牢牢把握“群众唱主角,干部来引导,德法加智治,有事当地了”的实践特征,在坚持中发展、于守正中创新,续写好基层治理新篇章。

    一是坚持党的领导这一根本保证。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最大的优势是中国共产党领导。我们旗帜鲜明地加强党对基层治理的领导,全域推广“支部建在小区上”等成功经验,提高党在基层治理中的政治领导力、思想引领力、群众组织力和社会号召力,不断夯实社会治理的坚实基础。

    二是坚持以人为本这一价值取向。对于“枫桥经验”而言,以人为本是最核心的内涵、最基本的要求。我们不断完善依靠群众、发动群众、组织群众、服务群众的制度机制,创新推广“三事分议”等基层民主自治模式,以开放性架构吸纳社会力量参与社会治理,切实解决好群众自己的事。

    三是坚持抓早抓小抓基层这一实践路径。习近平总书记指示我们“把问题解决在基层、化解在萌芽状态”。我们始终坚持源头治理,迭代升级“一站式、一码管”综合解纷工作法,构建“信访打头、调解优先、诉讼断后”的递进式矛盾纠纷分层解决闭环,确保“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

    四是坚持传承发展这一辩证关系。“枫桥经验”是基层首创的治理模式,60年来,既在传承传播,也在创新创造。我们大力发扬“四敢”精神,进一步打通“传承—创新—发展”的螺旋上升通道,让“枫桥经验”的实践更有辨识度、更富时代性、更具生命力。谢谢。

    香港商报记者:

    前不久,中央政法委和浙江省委也是举办了“枫桥经验”纪念60周年大会,在大会当中就提出了“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要提升矛盾纠纷预防化解法治化水平”。那么我想问一下,我们这个具体措施是什么呢?应该如何开展呢?谢谢。

    张建明:

    谢谢这位记者的提问。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民不患寡而患不均”,这体现了古人对社会公平的一种朴素的追求。进入新时代,特别是随着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更多地体现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等方面的追求,所以对严格规范公正文明执法的要求和期待也是越来越高。就矛盾纠纷的化解来说,不管是调解也好,仲裁也好,诉讼也好,老百姓最后是要“讨个说法”。所谓的“讨个说法”,我的理解就是要求公平正义。

    所以新时代“枫桥经验”最大的创新发展,就是要把各类矛盾纠纷预防化解纳入法治轨道,我们讲调解优先、诉讼断后,要形成矛盾纠纷依法多元化解的工作体系。怎样实现这样的结果?我们认为必须要树立法治理念、坚持法治思维、运用法治方式,这三条我觉得非常重要。

    首先是要树立法治理念,这是矛盾纠纷化解法治化的一个逻辑起点,没有法治理念就没有法治思维,更谈不上法治方式。所以我们觉得它的起点就是法治理念,各级领导干部要树立法治理念,包括老百姓,要强化这种理念。这些理念主要体现在,比如:民本的理念,就是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总书记强调,维稳的实质是维权。我们要坚持和贯彻党的群众路线,要发挥人民群众的主体作用,群众的事情由群众商量着办,通过群众自治的方式切实解决这些问题,维护好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就是民本的利益。

    第二个我觉得是一个公正的理念,就是要坚持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没有任何人有超越法律的特权,我们要公平地对待每一个公民、每一个市场主体,平等地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比如效率的理念,我们经常说迟到的公正是不公正,迟来的正义是非正义,所以一定要把矛盾纠纷及时化解在基层,消除在萌芽状态。不能小事拖大、大事拖炸,这是个效率的问题。比如程序的理念,就是要通过法定的公开的正当的程序来追求一个公正的结果,通常讲的就是通过一个看得见的方式来实现这种公平正义,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案件中都能够感受到公平正义,这些法治的理念至关重要。

    第二个就是要坚持法治思维,就是要求我们从传统的思维模式中脱离出来,真正的运用法治理念去思考问题、判断问题、解决问题,真正的做到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

    第三就是运用法治方式,就是要把法治理念贯穿于矛盾纠纷化解的全流程、全环节、全程序、全主体当中,实现化解的全闭环模式。不管是仲裁也好,诉讼也好,调解也好,必须严格遵守法律的规定,用法治的方式来化解矛盾和问题。同时,还要引导群众办事依法、遇事找法、解决问题用法、化解矛盾靠法。

    下一步,我们将全面总结推广宁波市和宁波市鄞州区、温州市洞头区、德清县等地的一些矛盾纠纷化解法治化试点经验,推进矛盾纠纷在法治化“路线图”中流转化解。加强矛盾纠纷多元化解的地方立法和普法、守法等工作,加快推进《浙江省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条例》的立法调研,深化民主法治示范村(社区)创建,推动遵法学法守法用法在全社会蔚然成风。我就介绍这些。

    浙江日报潮新闻记者:

    我们所知道的枫桥镇枫源村坚持发展“枫桥经验”,创造了连续18年来群众“零上访”的纪录,将大小矛盾化解在基层,他们是怎么做到“小事不出村、矛盾不上交”的?谢谢。

    沈志江:

    感谢这位记者朋友的提问。去过枫源村的朋友都知道,枫源村是最早总结和运用“枫桥经验”的地方之一,创造了连续18年“零上访”“零刑事案件”“零邪教”“零违纪”记录,生动反映了“枫桥经验”的实践效能。我想,我们主要做了四件事情:

    第一件事是“村事”,村事就归村里管。过去基层治理最大的问题是“看得见的管不住、管得着的看不见”。所以我们动态更新基层自治清单,开发“浙里兴村治社”数字化应用,落实行政事项过筛准入制度,剥离不必要的行政事务、纳入不能缺的自治内容,政府管理权和群众自治权的边界更加清晰。

    第二件事是“民事”,民事就由群众议。我们健全完善基层党组织领导的群众自治机制,全面推行“三上三下三公开”民主治村制度,引导群众主动参与资产管理、工程建设等村级事务,真正变“干部关门议事”为“群众当家主事”。

    第三件事是“琐事”,琐事就靠多元解。和枫源村一样,大多数基层矛盾纠纷一开始就是邻里琐事。枫源村早在2008年就首创了网格化管理机制,并于今年在全市率先建成村级社会治理中心。通过建立矛盾化解甄别疏导机制,构建多层次、社会化、全覆盖的矛盾纠纷大调解体系,真正做到了“小事不出村”。

    第四件事是“好事”,好事就让大家办。我们这里讲的好事,就是文明实践带来的德治效果。我们深入开展“浙江有礼·‘枫’尚诸暨”文明新实践,全域打造关爱基金、爱心食堂、全城志愿、移风易俗“四大场景”,通过不断加强道德教化、暖心服务,老百姓心更暖了、气更顺了,矛盾纠纷也越来越少了。我就回答这些,谢谢。

    浙江法治报记者:

    当前社会矛盾纠纷呈现多元化趋势,面对纷繁复杂的新情况、新问题,以及不断出现的新需求,请问我们的“枫桥经验”还管用吗?谢谢。

    张建明:

    谢谢这位记者的提问。枫桥经验从诞生到现在,已经历了60个年头。在60年代初的时候,“枫桥经验”主要解决的是敌我矛盾,所以我们称它是社会管制的经验。到了改革开放,到了90年代,“枫桥经验”主要解决的是社会治安问题,所以我们把它称为是社会管理的经验。进入新世纪,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主要是对新时代出现的一些新的矛盾、新的问题,依靠群众在法治轨道上去解决基层的一些矛盾和问题,所以我们把它称为是社会治理的经验。无论时代变迁,“枫桥经验”都是历久弥新,始终保持着一种旺盛的生命力。根本的基因密码,就在于坚持和贯彻党的群众路线,在党的领导下,组织群众、发动群众、依靠群众,来解决群众自己的事情,做到“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所以,我们认为“枫桥经验”一直都是管用的。

    有社会,肯定有矛盾。有些看似是一些民生小事,如果具体到老百姓,那就是天大的事。新时代的主要矛盾还是人民内部矛盾,人民内部矛盾是可以预防、可以化解的。只要我们坚持好、贯彻好党的群众路线,坚持好、发展好新时代“枫桥经验”,立足预防、立足调解、立足法治、立足基层,做到预防在前、调解优先、运用法治、就地解决,一定会最大限度地减少矛盾纠纷的发生,依法有效地化解矛盾和问题,实现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全稳定、国家长治久安。                                             

    所谓的立足预防,就是要做到预防在前,要科学决策、民主决策、依法决策,加强对重大决策社会风险的评估,防止决策不当引起矛盾和风险,从源头上减少矛盾纠纷的发生。

    所谓的立足调解,就是要坚持调解优先,充分发挥调解在矛盾纠纷预防化解中的基础性作用,用好人民调解、做实行政调解、做强司法调解、做优行业性专业性调解,实现各类调解优势互补、有机衔接、协调联动,做到应调尽调、能调尽调。  

    所谓的立足法治,我前面已经作了充分的阐述,这里不再赘述。

    所谓的立足基层,就是要实现重心下移、力量下沉、保障下倾,就地解决人民群众反映的各类矛盾问题。把基层的事解决好,把群众身边问题解决好。我就介绍这些。

    浙江新闻频道记者:

    刚刚一直提到了“枫桥经验”创新是在基层,那么这么多年,其实基层也是总结了很多化解矛盾纠纷的一些经验和办法,那么能否重点介绍一下?

    张建明:

    谢谢这位记者的提问。这些年来,我们坚持把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挺在前面,注重警源、访源、诉源的“三源治理”,推动更多的法治力量向引导端、向疏导端用力,形成了一大批具有我们浙江特色的创新工作法。

    前不久,我们刚评选出全省100个新时代“枫桥式工作法”。这里面包括家庭婚恋纠纷、邻里纠纷、物业纠纷、债务纠纷、劳动人事纠纷、医疗纠纷、涉校纠纷、消费纠纷、金融纠纷、征地拆迁纠纷等各个领域当中的我们在坚持和发展“枫桥经验”方面的一些好的经验、好的做法。

    我举几个例子,比如,宁波市鄞州区信访局的办理信访事项四到位工作法;诸暨市委政法委的“提级统、一码管、综合评”一站式解纷工作法;义乌市涉外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的“涉外纠纷”以外调外解纷工作法;舟山市普陀区沈家门街道的海上矛盾纠纷化解“四步”工作法;杭州市委政法委的纠纷类警情调处“小脑+手脚”工作法等等,这些有很多具有我们浙江特色的一些标志性的成果。

    同时,我们也深化数字法治改革,像形成了共享法庭、解纷码、数智枫桥、全量矛盾纠纷数据库等等一些数字化改革的成果,全面赋能我们基层的社会治理。

    这些工作法还是比较多的,由于时间关系我也不一一赘述,如果记者朋友对“枫桥经验”这些好的工作法感兴趣的话,发布会之后也可以和我们进行对接,我们会提供这方面的一些情况和资料。我就介绍这些,谢谢大家。

    徐伟伟:

    提问就到这里,感谢三位发布人,也谢谢各位记者朋友,今天的发布会到此结束,谢谢大家,再见。

切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