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数字化改革为支点,不断提高法治建设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看滨江如何“一码解纠纷” 为居民“多开一扇门”
  • 日期: 2021-05-27 10:10
  • 来源: 浙江在线
  • 浏览次数:
  • 字体:[ ]

朗读

走进高新区(滨江)社会治理综合服务中心,大屏上一幅幅“云图”,通过不同色块显示,滚动着每个网格正在发生的事件。

原来,这是高新区(滨江)社会治理五色预警平台,哪个网格多发电信诈骗事件,哪里出现了纠纷警情,一目了然。

无独有偶,在平安工地一码通平台,也有一块大屏——全区在建项目、施工进度、风险级别和投诉建议等也通过图表实时呈现,通过系统预判预警,加强线下监管,确保工地安全施工。

一个个可视化的大屏背后,是高新区(滨江)充分运用数字化技术、数字化思维、数字化认知的改革尝试。

居民、企业遇到纠纷该找谁处理?老百姓有了“心理包袱”又该怎么疏解?为了提升居民、企业的安全感,高新区(滨江)以数字化改革为支点,不断提高法治建设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聚焦一个个“小切口”,让群众尽享数字法治红利。

做套心理测试题,情绪极度低落有可能触发预警

“HI,我是矛调小天使,我能给你科普信访和投诉知识,还能陪你聊天,帮你摆脱糟糕情绪,快和我聊聊吧。”在高新区(滨江)社会治理综合服务中心,一台叫做“矛调小天使”的机器人,不但可以提供调解员的信息,还可以“陪聊”,缓解负面情绪。

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是化解不良情绪、培育良好社会心态的重要抓手,也是一个城市精细化管理不可忽视的一隅。高新区(滨江)抓住为居民卸下“心理包袱”这个小切口,为基层治理架起了平安滨江的“心理安全防线”。

中心工作人员介绍说,“居民不仅可以在大厅进行人机交互,通过扫描‘连心码’,还可以用手机随时进行心理咨询。”

“连心码”是高新区(滨江)借助区内企业连信科技的技术支持,通过人工智能、大数据等科技化手段,针对不同类别的服务人群,能够提供智能心理咨询、智能心理评估等智能化社会心理服务。

小程序里还有助眠音乐,家住中兴社区的王阿姨感觉效果不错。“年纪大了,睡眠质量差,凌晨三四点就醒了,打开小程序,听听音乐还能再睡一觉。”现在,滨江越来越多的企业员工、医护人员、学生和居民通过小程序进行心理测评、咨询,与此同时,平台也会通过用户数据进行画像和分级。针对出现严重负面情绪的用户,系统会触发预警,通过五色预警系统,提醒相关人员上门提供心理干预。

今年2月6日,浦沿司法所的工作人员傅树峰收到了一条预警信息,辖区内居民余起红(化名)通过手机端小程序提供的心理症状量表测出“严重负面情绪”。

上门家访才知道,原来,余大姐罹患左肺恶性肿瘤,今年1月又遭遇父亲去世,亲人离世和每况愈下的身体情况对她造成不小的打击。了解到情况后,工作人员叮嘱余大姐的女儿密切关注母亲的心理情况,多加疏导,并后续联系了心理服务的专业人员对她进行心理干预。目前,余大姐慢慢从低落情绪中走了出来,症状也有了明显改善。

据了解,自年初平台正式上线,高新区(滨江)“连心码”数字平台触发了78条危机预警信息,除线上推送缓解情绪的工具外,线下街道、社区和多部门联动,通过心理服务送上门、定期回访、提前介入心理干预等方式,守住了居民的“心理防线”,打消了他们的消极念头。

目前,“连心码”正通过“滨江发布”“滨江社发”“健康滨江”等公众号进行广泛推广,提高民众对心理健康的关注度。据技术人员介绍,“随着居民的广泛应用,AI学习更加深入,针对居民的心理干预也会越精准。”

从居民解纷这一小切口,滨江做出了全市“样本”

“61起纠纷中,有50多起来自‘一码解纠纷’平台!”眼看月底,汤关泉盘了盘5月份调解的矛盾纠纷案件,他发现,居民越来越习惯通过线上找到解决矛盾的路子。

他是滨江区人民调解员,也是杭州市第六届“十大金牌和事佬”,从事矛盾纠纷调解工作6年多,已经成了西兴街道居民眼中的“熟面孔”。在他看来,自打滨江区“一码解纠纷”平台上线,通过系统派发的调解任务“精准”了不少。

常驻西兴街道派出所,老汤调节的多是情侣吵架、房屋租赁、邻里纠纷等矛盾问题。可遇到劳资纠纷、产权问题、商事纠纷等专业度较高的问题,调解不成还是得转到相关部门,这样一来,就拉长了居民调解的链条。

自打去年滨江“一码解纠纷”系统上线后,当事人只需扫一扫二维码,进入“一码解纠纷(诉讼)”微信小程序,选择“我要调解”菜单,输入“纠纷描述”,无需判别“发生纠纷该找谁”的问题,小程序可以自动判别纠纷类型和调解机构,生成二维码,矛盾双方只需要动动手指,就可以实现调解“指尖办”“线上办”。这样一来,老汤也可以更加集中精力发挥自己的“强项”。

“发生纠纷后,居民既有发泄情绪的诉求,也希望找对路子。”滨江区司法局局长蔡文刚说,就从居民解纷诉求这个小切口,杭州市委政法委和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赋予高新区(滨江)开展“一码解纠纷(诉讼)”进行全市试点,自去年6月以来,约有28%的案件通过扫码进入解纷流程,4237桩案件调解成功,诉前分流调解成功率、诉前委派调解成功率和法院诉中调解成功率均大幅提高。同时,通过流程再造,法院也可以通过该平台,将立为诉前引调的案件,分流至人民调解、行业调解、特邀调解和市场化调解,解开了法院“案多人少”的困局,截至今年1月份,通过“一码解纠纷”平台,法院分流案件7000余件,自动履行率达99.77%。

“数字法治的关键,并非数字技术的工具性应用,而是要进行数字化的机制再造和制度重塑。”蔡文刚介绍道,解纷资源和解纷需求仍需通过制度重塑实现合理配置,市场化调解是多元解纷的新探索和新尝试,目前,“一码解纠纷”平台律师调解模块正在积极完善中,高新区(滨江)也在积极推进律师调解引入市场化机制的探索。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