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五”时期金融怎么发展?这些经济学专家正在划重点
  • 日期: 2021-04-09 16:30
  • 来源: 浙江新闻
  • 浏览次数:
  • 字体:[ ]

朗读

“科技创新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钱变纸’,即科研投入变成科技发明和专利;二是‘纸变钱’,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经过商业运营,变成收益,也就是科技成果的扩大。”日前,“浙大ZIBS上海论坛暨货币金融圆桌会议2021春季论坛”在上海金融信息中心举办,多位专家学者以“金融助力十四五新开局”为主题展开热议,上海交通大学兼职教授、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理事屠光绍聚焦新发展阶段与金融服务域态发表了观点。

image.png 

上海新金融研究院理事长屠光绍

什么是“金融域态”?

屠光绍认为,根据不同经济社会领域的不同特征,有针对性地提供不同的金融服务方式。不同的方式有的体现在系统结构层面,如融资体系和金融结构,但更多的是体现在金融产品工具层面,即具体的金融服务方式或者是以上方面的不同组合,同时再加上这种不同特征的金融服务方式和所需要的环境、生态要素的融合,就形成了一定的金融服务状态、生态、形态即统称为金融服务“域态”。

“十四五”期间需要重视的“金融域态”是什么?

屠光绍认为,“十四五”期间,有八大金融服务域态值得重点关注并推进:

第一是科技金融域态。中国有完备的产业链和供应链,科技发展也取得了长足进步,但还有很多关键技术被“卡脖子”,尤其是前瞻性、关键性等处于上游的核心技术相对缺乏,同时,科技成果市场转化能力也亟待加强。屠光绍认为,金融服务要在风险收益的匹配上促进科技投融资、科技保险等新发展。

第二是绿色金融域态。绿色发展的显著特征是强外部性,是否排放、怎么排放影响到其他社会群体和整体社会生活的质量,而且绿色发展的效果并非立竿见影,需要时间去形成反馈期。怎么去平衡外部性与眼前利益和个体利益,是绿色金融需要面对的挑战。

第三是数据金融域态。在数字经济阶段,数据已经是核心生产要素,但数据要素能不能资产化才是“更为惊险的一跃”,它影响以至决定了数据金融化的进程。

“目前在会计体系中数据还没有成为资产,数据资产的确立还很多基础性问题没有解决。”屠光绍表示,“不过数据资产化和随后的资产金融化在‘十四五’期间一定会不断突破,需要不断探索、深入实践,把握规律,健康发展。”

第四是普惠金融域态。按照市场导向和风险收益匹配的原则,目前1亿以上市场主体中,大部分是小微企业和个体户。“普惠金融就是要帮助不受关注,或者在市场选择中被忽视的群体。”屠光绍表示,“普惠金融还要继续发力。”这需要在社会责任和市场规律之间取得平衡,同时还需要金融服务提供者和接受者的互动。

第五是先进制造业金融域态。先进制造业既有工业化与信息化的融合,也有生产业态与服务业态的融合。金融服务在先进制造业里,更多地体现在产业链金融和供应链金融,以及工业互联网金融等方面。

第六是跨境金融域态。屠光绍认为,随着双循环发展格局的推进,跨境金融会形成新态势,一方面金融市场继续扩大开放,利用好国际金融资源,另一方面也会有更多企业走出去,参与跨境投融资。“在加大跨境支付、贸易融资的同时,十四五期间还要大力推动跨境资产交易即金融交易。”屠光绍认为,跨境金融新发展的一个重要任务是人民币国际化。

第七是存量资产金融域态。中国有庞大的存量资产,如低效资产、困境资产、不动产等,存量资产金融要围绕撬动存量资产,把“死钱”变为“活钱”发力,这对实现高质量发展,提升整体资源效率意义重大。屠光绍表示,目前存量资产金融已经开始破局,如基础设施REITs等,但“十四五”期间需求巨大、机遇和挑战并存,如果没有健全完善的配套体系和生态体系,存量资产金融的发展就会受限。

第八是养老金融域态。中国老龄化程度快速加深,养老金融的重点是养老体系的转型与金融市场的互动。养老体系有“三支柱”,既要通过与金融市场的互动实现养老金保值增值,也需要金融服务支撑第二、三支柱壮大。比如第二支柱即补充养老方面,目前超过90%的人没有补充养老保险,这是很大的问题,第三支柱个人商业性养老保险以及家庭理财也需要加快发展。“养老金融是‘十四五’期间必须更加重视的重点。”

同样划了重点的还有亚洲金融合作协会创始秘书长、中国银行协会原专职副会长杨再平,在他看来,“十四五”期间,在发展普惠金融时,也要善于抓住问题的主要矛盾,“当我们高谈阔论普惠金融时,一定要脚踏实地坚守或创造弱势群体中有还款意愿与能力者进而商业可持续的特定边界。如果失守上述特定边界,无边界地视普惠金融为全部金融,就会变成金融谬误。”因此,在科技金融、绿色金融、跨境金融的基础上,杨再平加上了产业金融、双创金融和城镇金融,提出六个重点领域。

追求更好的发展,必须有直面问题的勇气。上海黄金交易所理事长焦瑾璞教授认为当前金融领域存在的问题是“两个失调、两个薄弱”。

image.png 

上海黄金交易所理事长焦瑾璞教授

两个失调是指,金融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服务短缺的功能失调、直接融资比例偏低的结构失调;两个薄弱是指我国在国际金融体系的影响力相对薄弱、地方党委对地方金融工作的领导相对薄弱。

有了针对性,如何推动金融业治理能力现代化,以及如何构建具有适应性、竞争力、普惠性的金融体系?焦瑾璞认为,“通过有序发展股权融资,稳步扩大债券融资,活跃地方性资本市场、强化基础设施建设打造具有适应性的金融体系;而竞争性要求重点关注国际合作,加强国际化能力;普惠性则重点要把握机构多层次、服务覆盖程度、产品多元化以及风险的控制。”

本次论坛由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ZIBS)、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IMI)联合主办,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AIF)承办,据了解,这也是货币金融圆桌会议春季论坛首次落户长三角。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