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花园城 扬帆谱新篇 舟山争当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排头兵
  • 日期:2020-04-13 16:44
  • 来源: 浙江日报
  • 浏览次数:
  • 字体:[ ]

舟山新城全貌


潮起东海,浪涌舟山。

连续14年被省委、省政府命名为“平安市”,连续3届荣获全国综治工作优秀市称号,成功捧得全国综治工作最高奖项“长安杯”,2019年群众安全感满意率98.88%,位列全省第一……面对平安建设大考,舟山沉着应对、奋勇争先,交出一份出色的答卷,也让平安成为了舟山这座海上花园城的又一张“金名片”。

基层社会治理是社会建设的一项重大任务,也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项重要工作。近年来,舟山市聚焦“自由贸易港、海上花园城”建设,敢想敢试、深耕细作,凭借其独特的地理区位、深厚的海洋文化,孕育滋养出“海味”十足的基层社会治理特色品牌——海上“枫桥经验”,走出一条基层社会治理的新路子。

民亦劳止,汔可小康。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舟山将立足海岛海洋实际,积极创建全国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试点城市,全力打造最安全城市,争当市域治理现代化的排头兵,努力建设更高水平、更高质量的平安舟山!

浪潮涌动

“海上枫桥” 激起朵朵浪花

57年前,浙江省诸暨枫桥干部群众创造了“发动和依靠群众,坚持矛盾不上交,就地解决,实现捕人少、治安好”的“枫桥经验”,历久弥新,成为全国政法战线一面高高飘扬的旗帜。

现如今,从陆上到海上,新时代“枫桥经验”在舟山落地生根——“瀛洲红帆”“东海渔嫂”“海上娘舅船”等一系列品牌如朵朵浪花不断涌现,舟山初步形成了以“海陆联处调解矛盾纠纷,海陆联治解决突出问题,海陆联勤应对突发事件,海陆联防化解重大风险,海陆联控维护边境安全”等“五联”为主要内容的“海上枫桥经验”。

“老张家的矛盾解决了吗,我们再去看看。”“小李家的渔船修好了没?”……关心家长里短,守护城乡平安,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她们,她们是“东海渔嫂”。

渔夫搏海,渔嫂自治。在浙江舟山,“东海渔嫂”是53万舟山女性的代名词,她们是宣传员、调解员、渔安员,又是洁美员、城管员、监督员……柔肩担重任,稳稳地撑起了基层社会治理的半边天。“东海渔嫂”作为公众参与社会治理的基层实践和成功经验,成为完善岛城社会治理共同体的重要创举。

“我是渔民党员,我们的船是‘瀛洲红帆’,就要带头做好事!”岱山县衢山镇船老大颜永武,在带领“浙岱渔03234”号上的船员成功救起一艘失事船只上全部13名船员后说道。“浙岱渔03234”号和县里的另外35艘渔船的党员船老大,把矛盾调处、抢险救灾、环境保护的责任带到海上,把比学赶超、创先争优的岗哨建到船上,在渔业、渔船、渔民中推进党的建设,维护渔区和谐稳定,助推海洋经济发展。如今,他们共同的名字——“瀛洲红帆”,早已走出舟山闻名浙江。

在苍茫海域里,一旦发生纠纷,该如何及时化解?作为渔业大市,海上矛盾纠纷化解一直是舟山“平安渔场”建设的一项重要内容。

去年9月底,浙北渔场发生了一件跨地区群体性渔事纠纷。得到消息后,当地海警与公安、海事、渔业等涉海执法单位立即启动联合应急处置机制,迅速赶赴事发海区,劝阻渔民保持理智。经过一昼夜的努力,双方同意回港后协商解决渔事纠纷。

“以前海上治理的难点在于各部门职能交叉、各自为战,未能有效形成合力。”舟山市委政法委相关负责人如是说道。

对此,舟山创建了“五联”工作机制,强化纵向衔接、横向联动,增强了海区治理的整体性和协同性,开辟了“海上纠纷跨区域调解绿色通道”,与周边温岭、奉化、象山、椒江、临海等涉渔地区广泛开展“联心、联谊、联利、联事”等协作联动。

近3年来,跨地市间的海上作业桁地争抢、船舶违法冲撞逐年下降,群体性恶性案事件实现“零发生”。

高潮迭起

科技赋能 护航重大项目

大小鱼山气吐银,惯看楼阁起鳞鳞。

登上鱼山岛,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正在崛起的现代化绿色石化基地。舟山绿色石化基地位于舟山群岛西北部的鱼山岛,是国内以民营企业为主投资规模最大的石化项目,亦是中国(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核心产业。

“入岛前还是有很大担忧的,我们很多贵重设备是从国外进口的,要是丢失了,会耽误工时影响工程投产。但现在我们真的放心了。”浙江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现在,虽然这个仅20平方公里的小岛上入驻了200多家单位,建设高峰期工人超过6万,但每天施工现场都是井然有序,治安状况良好。

针对重大建设项目,舟山创造性地提出“连队化+科技化”管理模式。在鱼山岛上,设置了205个连、552个排、1245个班,将所有务工人员分别编入相应的连、排、班,借助物联网、海岸线红外报警等科技手段实施动态精准管理,明确进岛务工人员一律凭卡登岛,无卡人员一律凭身份证、介绍信现场办卡并采集指纹、手机号等信息后方可进岛。

“过去,工人之间发生矛盾也不知找谁处理。现在出了问题可以找班长,班长不行找排长,排长不行找连长。这样做能确保‘小事不出连,大事不出岛’。”舟山市委政法委相关负责人介绍说,2018年以来,鱼山岛保持了重大刑治案件“零发案”的纪录。

“这里管理很仔细,我们觉得很安全。”上岛工人在接受一卡一证一码查验后说。新冠肺炎疫情当前,舟山绿色石化基地管委会防疫复工两不误。眼下,3万余名工人干得热火朝天,一期项目满负荷生产,二期项目全面开工建设。

当下,舟山承载着国家级新区、中国(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江海联运服务中心等多项重要国家战略、多个国家级重大项目,营造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助推国家重大战略落地,是社会治理的重要任务。

一个好的社会治理体系,必须下足“绣花功夫”,更需要科技的“硬核支撑”,实现社会治理方式转型升级。

作为千岛之城,舟山运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推动城市管理手段、管理模式、管理理念创新,从数字化到智能化再到智慧化,舟山着力打造“智安小区”“智慧村社”“科技管控岛”等系列智慧工程,大力推广掌上民生警务平台“颗粒化”“移动微法院”“公共法律服务小型桌面终端”,解决了离岛居民的诸多不便,提升了岛城人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腾江越海

开拓创新 “最多跑一地”

基层是社会和谐稳定的基础。

社会治理的最好办法,就是将矛盾消解于未然,将风险化解于无形。2016年,浙江率先提出“最多跑一次”改革,通过“一窗受理、集成服务、一次办结”的服务模式创新,让企业和群众到政府办事实现“最多跑一次”。

舟山,作为“最多跑一地”的先行探索者,率先把“最多跑一次”改革理念运用到社会治理领域,创造性提出“最多跑一地”改革,统筹群众矛盾纠纷化解诉求最多的15个部门力量,创新设立集矛盾化解、诉讼服务、信息指挥于一体的社会治理综合服务中心,推动线上线下联动办理,实现矛盾纠纷高效处置、多元化解,被中央政法委列为“基层治理大数据应用研究”基地。

来到舟山市普陀区社会治理综合服务中心,一楼设有15个受理窗口,窗口上方显示牌上显示具体职能:综合受理、诉讼服务、法律援助、医疗纠纷、房屋质量与物业纠纷等,还有海事渔事、医疗纠纷、婚姻家庭等12个专业性、行业性调解组织,实现了社会治理由“多中心”向“一中心”的转变。

服务中心将“最多跑一地”改革从调解环节延伸至调解前后全流程,参照审批办证中心“一窗受理、集成服务”的运行模式,为群众集中提供咨询、援助、调解、仲裁、诉讼、执行全流程“一站式”服务,并打造市级综治中心——县级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镇街“基层治理四平台”——村社“全科网格”四级社会治理平台,实现上下贯通、部门连通,群众就近就便寻求帮助、解决问题,逐步形成了矛盾化解“最多跑一地”的治理模式。

从来治国者,宁不忘渔樵。社会治理体制的创新,必须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把人民满意作为落脚点,建立健全为民办实事的长效机制,使人民安居乐业,国家安定有序。“最多跑一地”改革,就是“以人民为中心”的社会治理体制创新,着力把改革延伸到社会治理更深层次,开拓舟山社会治理新局面。

“以前群众解决矛盾纠纷要跑好几个部门,现在只要走进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一扇门’就能够解决问题。”舟山市委政法委相关负责人说,舟山还将加大改革创新力度,拓展延伸“最多跑一地”改革,以实实在在的成效助推省域治理现代化进程。

守初心担使命,迈新步谱新篇。下一步,舟山将一如既往地推进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争当市域治理现代化的排头兵,在浙江“努力成为新时代全面展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重要窗口”的宏伟实践中,展现舟山更大的担当作为。

 嵊泗县公安局民警深入辖区渔港码头巡逻执勤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