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关注 > 头条
浙江打造一体化数字资源系统IRS,把“信息孤岛”连成“数字大陆”
  • 日期: 2021-11-30 09:42
  • 来源: 浙江日报
  • 浏览次数:
  • 字体:[ ]

在日前我省公布的数字化改革最佳应用中,“一体化数字资源系统”(Integrated Resources System,简称IRS)备受关注。这个操作系统管理和驱动的不是一般的硬件和资源,而是全省各地各部门的各类数字资源。

今年9月,我省在乌镇世界互联网峰会上率先发布IRS。运行近3个月来,在IRS的穿针引线下,浙江过去的信息化成果得以厘清,一个个“信息孤岛”正连成“数字大陆”。

避免低水平重复建设、保障数据跨部门跨层级共享、应用“一地创新,全省共享”……IRS不仅是一个顺应数字时代的生产工具,它背后更凝结着浙江多年来特别是数字化改革以来的制度性变革成果。

探明“数字石油”储量

在宁波市大数据局,记者在工作人员的指点下打开了IRS,第一眼看上去与常见的搜索引擎十分相似。简洁的淡蓝色界面,正中为搜索框,下面则是“应用、数据、组件、云资源”四个方形的模块。现在,省市县三级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都可以在电脑上或者手机“浙政钉”上操作该系统,查看、申请相关数据、应用等。

简单的系统界面之下,是浩瀚的数据之海。IRS统筹整合了全省政务数字应用、公共数据和智能组件等海量的数字资源,背后更有一场跨层级、跨部门、跨业务的复杂改革。

今年2月,浙江全面启动数字化改革,明确了“152”工作体系。其中的“1”指的是一体化智能化公共数据平台,该平台为“5”——党政机关整体智治、数字政府、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数字法治五大系统提供支撑。

一体化智能化公共数据平台,是浙江数字化改革的一大创举。全省的五大综合应用的开发、建设、运行、升级,都需要源源不断的数据资源。省市县贯通的一体化智能化公共数据平台,就像是一个“数据底座”,能为五大综合应用高效地供给数据。

而IRS就是这个“数据底座”的操作系统,让其实现一体化智能化。“这是一次数字资源的供给侧改革。”在省大数据局副局长蒋汝忠看来,浙江创新建设的一体化数字资源系统,统筹整合了全省的政务数字应用、公共数据、智能组件等数字资源,打造了省市县一体化智能化公共数据平台,为全方面各领域数字化改革夯实底座奠定了基础。

但IRS的建设,绝不只是一般意义上操作系统的技术性研发,其背后最大的挑战在于针对公共数据资源高效利用的机制性变革。

IRS建设面临的第一个挑战,就是全省到底有多少政务数据资源?数据作为一种新的生产要素,被称为是数字时代的石油。“数字浙江”建设开展以来,浙江沉淀了海量的数据资源。但一直以来这些资源很多都存储在各自的“孤岛”上。浙江“数字石油”的总体储量有待进一步探明。

“从最初搭建政务信息网站,到后来的掌上应用,除了数据外,还有各类程序、智能组件等,成千上万的数字资源分散在各地各部门。”宁波市大数据局数据资源处工作人员说,这些数字资源,哪些是可以利用的,哪些是需要加工的,哪些是闲置的,需要我们进行有效地梳理、贯通。

算清数字资源的存量,难度并不比现实中的石油勘探小。“部门与部门间,没有统一的数据分类标准;上级单位与下级之间,互相底数也不是很清楚。”衢州市大数据局的一位干部说,这件事情很多部门想做,但这并不是一个部门、一个地方能完成的,需要各部门协同并做系统性的部署。

为此,在省委、省政府的部署下,省大数据局先统一了标准,除公共数据之外,还明确了应用、组件、云资源共4类数字资源。在数字化改革强有力的统筹下,省市县三级3430个单位参与,对全省政务信息化建设成果进行全面盘点,涉及10129个政务类数字应用系统。

“对梳理出来的数字资源做了唯一的身份编码,一目了然。”蒋汝忠说,这些系统运行依托的硬件资源、产生的数据资源、算法组件等通用模块都进行了分类编目,利用智能检索、图谱推理等数据智能技术进行精细化管理。

现在,通过IRS,全省政务数字资源“家底”,可实现一本账管理、一站式浏览。

38条“数据高铁”飞驰

厘清过去的数字资源,是为了更好面向未来的开发建设。

低水平重复,曾是各地数字化应用开发建设中的一个共性问题。IRS建立后,各地对数字化项目的立项、建设、绩效评估等,纳入流程管控,对照现有的“一本账”,有效减少了重复建设问题。

今年8月底,在IRS试用期间,金华市就开展电子政务项目预审,通过IRS应用目录,对市本级24个部门申请的62个拟建项目开展应用查重。发现有11个项目与存量项目存在主要功能的重复,经审定后,这些项目不纳入立项。部分功能重复的30个项目进行预算核减。据统计,最终,总预算核减率59.8%,节约经费9658万元。功能重复的项目可以通过应用、组件、数据共享的方式,重复使用,不需要再投入大量的资金。

资金节省的背后,是IRS带来的数字资源高效共享。浙江从2002年提出“数字浙江”建设目标,到“最多跑一次”改革、政府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已经形成了一系列数据共享的机制,打通了不少部门间的数据壁垒。但这些并不足以支撑这场全方位、系统性的数字化改革。对此浙江参与过信息化建设的干部最有感触——以前主要靠各部门、领导牵头“协调”,现在是各单位“协同”。一字之差,折射数字资源配置方式之变。这背后是数据共享机制的完善和技术的迭代升级。

据蒋汝忠介绍,在IRS的设计之初,就明确了“开门建系统”的理念,全省统建,市县共享,通过构建应用统筹协调机制、组件共建共享机制、数据资源高效配置机制、云资源高效利用管理机制,最大限度避免“孤岛”的出现。在每一个看似简明扼要的机制形成背后,都是各地各部门专班化运作,几经磋商而成。

如果说各类共享机制,逐渐将一个个“数据孤岛”连成了大陆。那么创新数据共享技术手段,破解传统技术架构下数据共享不及时、不完整等问题,就相当于为这片“数字大陆”建设了“数据高铁”,让数据跨部门、跨层级、跨业务分秒间可达。据介绍,我省已经为省内156个各不相同的系统建设了38条“数据高铁”,1008类公共数据可实现分钟级共享。这些数据针对的都是群众企业办事、政府应急管理等最高频的共享需求。

群众或许肉眼看不到“数据高铁”的飞驰,但它已经深入到我们生活的角角落落,在一个个日常的小细节中,为我们带来高效和便捷。比如,现在在宁波有社保缴费记录的市民在杭州办理公园卡,办卡人只需提供身份证或市民卡,杭州公园管理中心就可通过IRS直接申请调用宁波市人社局的社保数据,符合相关要求的,即可办理杭州公园卡,享受杭州本地市民优惠政策。

“通过数字化改革,打破了原先各类政务信息系统的属地化、层级化管理的界限,形成全省域政务数字资源高效配置的新格局。”省公共政策研究院教授蔡宁说。

建设数字资源“大超市”

不同于传统的资源要素,数据不仅不会因使用而受损,还会在使用中产生更多数据,并通过共享实现增值。《浙江数字化改革总体方案》明确:“要在确保数据安全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开放数据资产,促进数据关联应用,激发数据生产要素对经济社会的放大、叠加、倍增作用。”

通过IRS,浙江积累的数字资源得到更快速地共享和推广,从而在更大范围内发挥作用。

在今年数字化改革中,仙居县针对当地的杨梅产业,开发了“亲农在线”,为农户提供涉农补贴、农技咨询、掌上开票等服务,成为了梅农们的“心头好”。借助IRS,台州市农业农村局将“亲农在线”向柑橘、文旦、青蟹等台州的特色产业推广,升级打造全市统建应用,探索全链条普适惠农服务解决方案,全面赋能台州市农业发展。

“一地创新,全省共享”是浙江数字化改革项目建设的一条重要原则。为了更好地推广数字资源,IRS搭建了一个全省政务数字资源的“大超市”,海量的数据、应用、组件、云资源,摆放到虚拟的“货架”上。在这个“大超市”里,各地各部门可享受“购物车式”的申请服务,数字资源就能实现跨部门、跨地区、跨层级的高效共享、开发利用,资源流通和利用效率大幅提高。

充分利用这个“大超市”,宁波市不仅节省了数字化应用的建设时间,还大大节省了开发的资金成本。“宁波市危化品全链条风险智控场景”是针对危化品管理的一个数字化应用,涉及13个部门。应用开发过程中,复用了此前其他应用中的电子运单管理、运输管控、问题发现闭环处置、危险货物管理功能等模块,建设费用节省三分之二,建设周期缩减6个月。

“IRS是对传统政务信息系统建设、管理模式进行了颠覆性重塑。如果说过去的政务信息系统开发是‘作坊式’的,那么现在就是‘工厂化’的。”蒋汝忠说,IRS中构建了一套完备的数字资源“生产线”,全省数以千计的政务部门、开发单位,都可灵活复用各地各部门已开发的数字化工具和组件,高效开发集成信息系统。

记者看到,在IRS上,各地各部门、开发单位的工作人员,只需简单点击搜索,就能罗列出大量的数据以及组件,工作人员能参与到数字资源生产、展示、申请、使用、发布、运营运维等环节。“这体现了系统的开放性,也增加了建设的活力。”金华市大数据局一名工作人员说。

当然和所有的系统一样,刚刚降生不久的IRS并非完美,仍需要不断地升级完善。比如,在“一地创新,全省共享”的路径上,还有待进一步畅通。省级与市级、市级与县级、县级与县级之间的统筹工作还需加强,“一本账”的示范引领作用还要进一步发挥。好的场景应用,提炼复制推广力度还需要制度上的保障。

回顾“数字浙江”建设的历程,当年绘下的蓝图正在不断成为现实。以IRS为代表的浙江数字化改革成果,也将在不断迭代升级中,为社会生活、城市治理等各方面带来模式创新与方式重塑。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