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政府信息公开 > 信息公开目录 > 其他省级单位 > 国家统计局浙江调查总队 > 统计信息 > 统计分析 > 统计调查分析
索 引 号: 717816576/2020-717450 主题分类:
发布机构: 国家统计局浙江调查总队 公开日期: 2020-05-22
文号:
2020年一季度浙江居民收支增速明显回落

2020年一季度,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内外经济出现下行,浙江居民收支呈现负增长,居民收支水平继续位于全国前列。

一、居民收入增速回落明显

一季度浙江居民收入增速明显回落,全体居民及城镇居民收入实际增速、农村居民收入名义和实际增速均出现负增长;由于农村居民收入受疫情影响相对更为严重,城乡居民收入比与上年同期相比有所扩大。

(一)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0.4%

一季度浙江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5575元,比上年同期仅增加70元,同比名义增长0.4%,增速与上年同期相比回落8.8个百分点;由于居民消费价格涨幅创近8年新高,扣除价格上涨因素后居民收入实际下降3.6%,增速与上年同期相比回落10.6个百分点。

从收入结构看,呈“两增两减”态势:其中人均工资性收入8925元,同比增长2.4%;人均经营净收入2385元,同比下降8.2%;人均财产净收入1781元,同比下降5.1%;人均转移净收入2484元,同比增长7.2%。

图1 “十三五”以来浙江居民收入分季度增长走势

(二)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0.8%

按常住地分,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8545元,比上年同期增加154元,同比名义增长0.8%,增速与上年同期相比回落7.9个百分点;扣除价格上涨因素实际下降3.1%,增速与上年同期相比回落9.7个百分点。

从收入结构看,亦呈“两增两减”态势:其中人均工资性收入10637元,同比增长3.4%;人均经营净收入2379元,同比下降8.9%;人均财产净收入2480元,同比下降5.4%;人均转移净收入3049元,同比增长6.2%。

图2“十三五”以来浙江城镇居民收入分季度增长走势

(三)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下降1.5%

按常住地分,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9860元,比上年同期减少150元,同比名义下降1.5%,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11.0个百分点;扣除价格上涨因素后实际下降6.0%,增速比上年同期大幅回落13.1个百分点。

从收入结构看,呈“一增三减”态势:其中人均工资性收入5632元,同比下降1.7%;人均经营净收入2396元,同比下降6.8%;人均财产净收入437元,同比下降4.1%;人均转移净收入1396元,同比增长11.0%。

图3 “十三五”以来浙江农村居民收入分季度增长走势

(四)城乡居民收入比同比扩大0.04。

相比城镇居民更为稳定的岗位工资、津补贴收入,农村居民多为计时计件的打零工收入,增长受疫情影响更为明显,增速下降也更快。一季度浙江城乡居民收入比为1.88,比上年同期扩大了0.04。

表1 2020年一季度浙江居民收入增长情况

指标名称

2020

一季度(元)

2019

一季度(元)

名义增长(%)

实际增长(%)

全体居民

人均可支配收入

15575

15505

 0.4

-3.6

(一)工资性收入

 8925

 8715

 2.4


(二)经营净收入

 2385

 2597

-8.2


(三)财产净收入

 1781

 1877

-5.1


(四)转移净收入

 2484

 2316

 7.2


城镇居民

人均可支配收入

18545

18391

 0.8

-3.1

(一)工资性收入

10637

10285

 3.4


(二)经营净收入

 2379

 2611

-8.9


(三)财产净收入

 2480

 2623

-5.4


(四)转移净收入

 3049

 2872

 6.2


农村居民

人均可支配收入

 9860

10010

-1.5

-6.0

(一)工资性收入

 5632

 5726

-1.7


(二)经营净收入

 2396

 2570

-6.8


(三)财产净收入

  437

  456

-4.1


(四)转移净收入

 1396

 1257

11.0


注:2020年一季度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为全省104.2、城镇104.0、农村104.8。

二、疫情对收入的影响因素分析

(一)疫情对居民收入的影响,农村大于城镇

一季度浙江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名义和实际增速分别比上年同期大幅下降11.0和13.1个百分点,降幅比城镇高3.1和3.4个百分点。疫情对农村居民增收影响更大的主要原因在于农村居民多以外出务工和家庭经营为主要收入来源,收入通常与劳动时间和产出产品数量挂钩。与城镇居民在疫情期间工资基本照常发放相比,农村居民收入的稳定性较差,加上农村劳动力由于疫情防控需要外出务工受限,导致收入下降明显。

(二)城乡居民工资性收入增长差异明显

一季度浙江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同比增长2.4%,增速比上年同期下降6.7个百分点,其中城镇和农村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分别增长3.4%和下降1.7%,增速同比下降了5.2和11.1个百分点,疫情对城乡居民工资性收入增长造成一定影响,农村居民尤甚。一季度浙江城镇居民工资性收入仍能保持小幅增长,增速快于农村5.1个百分点,得益于2019年全省企事业单位年终奖稳定提高、抗疫期间部分工种享有加班补贴,居家办公条件较为成熟等有利因素,工资性收入得以保持增长。数据显示,一季度城镇居民人均不按月发放的奖金、津贴、过节费等增长10.3%;而农村居民由于复工复产延迟,企业大面积停工,交通管控又使返乡过节的农民工春节后无法正常复工,加上打零工、计件工及工作不固定的农村居民就业依靠民营小微企业及家庭作坊,疫情期间也无法正常工作,导致工资性收入下降。

(三)经营净收入下滑明显

一季度浙江居民人均经营净收入下降8.2%,是四项收入中降幅最大的,比上年同期下滑17.8个百分点,其中居民人均一、二、三产经营净收入同比分别下降8.5%、15.5%和3.8%。具体来看,受疫情期间交通管控影响,运输渠道受阻,部分农产品出现量价齐跌现象,导致居民一产经营收入受创,其中人均农业生产经营收入下降20.7%;由于疫情影响劳动力无法正常返工,制造业和建筑业等企业推迟复工,导致居民来自二产经营的制造业和建筑业人均经营收入同比下降14.8%和20.0%;疫情导致原本旅游消费旺季的春节期间三产服务企业歇业,商场、饭店、景区等无法开门迎客,乡村旅游、农家乐等经营停滞,一季度浙江居民人均批发和零售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住宿和餐饮业三个行业的经营收入同比分别下降4.0%、9.0%和15.8%。

(四)财产净收入下降较快

一季度浙江居民人均财产净收入同比下降5.1%,比上年同期下降了15.4个百分点,下降幅度仅次于经营净收入。财产净收入增幅下降较快主要是由人均其他红利收入和出租房屋收入骤减造成。疫情期间各行业遭受不同程度的冲击,生产与经营活动的阶段性停滞易造成行业萧条,市场投资环境不甚乐观,股息和年终分红骤降,导致一季度居民人均其他红利收入下降39.9%。同时,推迟复工复产直接造成外来人员减少,后期退租情况可能增加,租户收入不及预期,此外部分商铺营收锐减,商业用房租金下降,居民出租房屋收入减少。一季度浙江居民人均出租房屋财产性收入下降15.5%。

(五)转移净收入逆势上涨

一季度浙江居民人均转移净收入增长7.2%,转移净收入受疫情影响较小。分析其原因主要有:一是占转移收入比重最高的养老金或离退休金保持稳定增长,一季度全省居民人均养老金或离退休金增长8.1%。二是人均转移性支出有所减少。2月浙江省委省政府出台《全力稳企业稳经济稳发展30条意见》,对因疫情影响面临暂时性生产经营困难、无力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的企业,可缓缴社会保险费,一季度人均个人缴纳的社会保障支出同比减少6.5%。此外,得益于政策倾斜,1-2月全省财政用于社会保障和就业、住房保障等民生类支出分别增长9.1%和30.8%,百姓从政府获得的实惠并未因疫情而减少。

(六)CPI涨幅创新高,实际收入负增长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全省严格实施交通运输和社区管控措施,较好地控制了疫情的输入与传播,但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物资运输难度加大,尤其是食品类供给受到影响,经营成本及风险增加,助推了整体价格的上涨。一季度浙江居民消费价格同比涨幅创近八年新高,上涨4.2%,其中城镇和农村分别上涨4.0%、4.8%。扣除价格因素后,浙江居民和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名义正增长转为实际负增长,农村居民收入从名义下降1.5%直接掉至下降6.0%,收入缩水较为严重。

三、居民消费支出大幅下降

疫情期间,长时间的居家隔离生活很大程度上遏制了居民消费需求的增加,一季度全省居民消费支出大幅下降,尤其是教育文化娱乐支出受开学、培训开班时间的推迟而显著下滑。

(一)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下降8.9%

一季度浙江居民人均消费支出7891元,同比名义和实际分别下降8.9%和12.6%,比上年同期大幅下降17.6和19.1个百分点。

八大类消费支出呈“七减一增”态势:疫情期间,旅游娱乐等活动基本被按下暂停键,加上开学时间推迟、培训班停课等原因使教育文化娱乐支出大幅下滑,一季度下降40.1%,是八类消费支出中下降最快的;而春节抗疫期间购买首饰手表、其他杂项用品显著减少,导致一季度其他用品和服务支出下降22.9%,降幅仅次于教育文化娱乐支出;抗疫隔离期,衣着消费、生活用品及服务等消费需求被抑制,加上非必要不外出就医等因素,一季度居民人均医疗保健、交通通信、生活用品及服务、衣着四项支出均下降较快,同比分别下降16.0%、15.7%、14.8%和14.7%;受疫情影响,虽然在外饮食消费明显减少,但同期食品价格的快速上涨使食品消费降幅较缓,一季度居民人均食品烟酒支出略有下降,降幅为1.8%;较长时间的居家隔离生活使家庭水电燃料支出增长较快,一季度居民人均居住支出增长4.4%,是唯一增长的消费项目。

(二)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下降9.5%

按常住地分,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9004元,同比名义和实际分别下降9.5%和13.0%,比上年同期大幅下降18.0和19.4个百分点。

八大类消费支出亦呈“七减一增”态势:教育文化娱乐支出大幅下降37.6%,同为八类消费支出中下降最快的;其他用品和服务支出下降30.1%,降幅仅次于教育文化娱乐支出;生活用品及服务、交通通信、医疗保健、衣着四项支出均大幅下降,同比分别下降17.9%、16.9%、16.6%和14.9%;食品烟酒支出小幅下降3.5%;居住支出增长6.1%,亦为唯一增长的消费项目。

(三)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下降7.5%

按常住地分,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5750元,同比名义和实际分别下降7.5%和11.7%,比上年同期大幅下降15.8和17.7个百分点。

八大类消费支出呈“六减二增”态势:与城镇居民情况类似,农村居民无法外出休闲旅游,学校、培训班等暂停开学开课,一季度农村居民人均教育文化娱乐支出呈断崖式下跌,同比下降49.4%,是八类消费中降幅最大的;医疗保健、衣着、交通通信三类支出降幅也较快,同比分别下降14.5%、14.3%和12.6%;生活用品及服务、居住两类支出略有减少,同比分别下降3.9%和1.8%;疫情期间居民囤货备货需求普遍增加以及食品价格上涨较快,一季度农村居民人均食品烟酒支出略有增加,同比增长2.4%;由于农村有住户首饰及手表支出增长较快,使一季度农村居民人均其他用品和服务支出同比增长11.4%。

表2 2020年一季度浙江居民消费支出情况

指标

全体居民

城镇居民

农村居民

本年(元)

名义增幅(%)

本年(元)

名义增幅(%)

本年(元)

名义增幅(%)

人均消费支出

7891

 -8.9

9004

 -9.5

5750

 -7.5

 1.食品烟酒

2571

 -1.8

2797

 -3.5

2135

  2.4

 2.衣着

 588

-14.7

 671

-14.9

 429

-14.3

 3.居住

2276

  4.4

2694

  6.1

1472

 -1.8

4.生活用品及服务

 392

-14.8

 452

-17.9

 276

 -3.9

 5.交通通信

 921

-15.7

1025

-16.9

 719

-12.6

 6.教育文化娱乐

 502

-40.1

 626

-37.6

 263

-49.4

 7.医疗保健

 465

-16.0

 536

-16.6

 328

-14.5

8.其他用品和服务

 177

-22.9

 203

-30.1

 127

 11.4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