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通油路等于打开财路 浙商沪商争做“油商”
发布时间:
2017-09-04

  “石墙”变成“玻璃门”

  新浙商碰壁西北与东南

  早在几年前,许多敏感的新浙商就已经按照WTO承诺排出的时间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上穷边陲下东海,在祖国各地到处寻油觅气。在新浙商们的心目中:“油路”等于发财路,他们以为就像前些年成功地打开电器、房产、煤炭、电力市场一般,只要下定决心、扑上财力,加上天生的勤奋和钻劲,打开油路,应该不成问题。

  在最早的投资冲动中,新疆成了浙江民营油企重点进军的首选区域。其中最让新浙商心动的,是“新疆油田可能对民资开放”之类市场传言。

  在新疆库车地区,依奇克里克油田可说名声在外。从1958年10月“依一”井喷油到1987年,历经29年开发,依奇克里克油矿浅层油层能源枯竭,人员全部撤离,成为我国陆上石油第一个被遗弃的石油基地。几年前一批温州商人瞄准了这块被废弃的宝地,他们设立了“库车县钻井工程服务有限公司”,专门在废弃老矿区勘探打井采油。据投资者向媒体表示:“2003年打井12口,2004年打井79口,2005年又新钻井13口”。每口井大约耗资千万元,也就是说,温州商人在这座废矿中总投入资金接近几十亿元。另有不少浙商盘算着:打井烦、风险大,采油卖油也难,不如进口石油更轻松、回报更稳当更丰厚。他们将目光转向成品油进口,千方百计争取国家严格控制的成品油进口配额,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国进口成品油,然后通过火车、汽车拉回东南沿海省市销售。很难估计有多少资金来到西北搞油。新疆之外,甘肃、陕西、青海、宁夏、山西、内蒙古、东三省,都出现了浙江油商的身影。较为可靠的说法,光是屯兵新疆的浙江油商已是“双百”——百家浙商、百亿资金。与大西北从事采油、边贸、开加油站几乎同步,浙商在东部沿海,特别是自己的老家浙江,也向石油垄断经营领域发起了正面冲击。在舟山的岙山岛上,由万向集团投资12亿元建设的岙山石油储存项目正在紧张筹备之中。项目占地690.9亩,油库总容量150万立方米左右。另外,浙江华立集团总投资高达16亿元的石油储运和精细化工项目,也已经进入滩涂围垦等前期基本建设。但是,不论是西北还是东南,民营油企的努力,都遭遇到不小的麻烦,有的是受到了政策的制约,有的则遇到了中石油、中石化两大国有石油巨头的正面阻击。在东西两线,浙江众多小油商与中石油、中石化两大国有油企之间,不断上演着各种大小冲突。更大的难题是,国家虽然已多次承诺允许非公有资本进入石油等垄断行业和领域,但民营资本以何种方式进入、需要怎样的规则,迟迟没有相关配套措施和具体操作办法。譬如说,民营企业在废矿中重新采到了油,本应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但此事究竟是属于鼓励、支持的对象,还是应该列入非法采矿、应予治理的范围,却一直未有定论。如此一来,就出现了种种怪事:揣着“36条”远赴新疆的温州油商,仍然只能像20年前办地下作坊似地对待自己的采油业务:明明已经掘了井、采到油,却坚持说自己只是在搞“前期准备”;明明是自己投资采到的油,却只能偷偷卖给当地的发包机构,或干脆卖给地下运油户。原因只有一个,按照国家既定的政策,他们并不是正规的石油企业,无权采掘油井,哪怕是在已经废弃的矿区里“捡破烂”也不行。经济学界把这种现象称为“玻璃门”现象:如今在国内,有些领域貌似开放,但其实只是把“实心墙”改成了“玻璃门”而已;谁要真想一头撞进去,可能就会被碰得头破血流。

  “和谐合作破垄断”

  新沪商走出“新油路

  就在一些民企在为“冲破石油垄断”苦苦挣扎的时候,也有一批民企采取了更为聪明的“和谐发展、循序渐进”战略,“轻打高举”地“潜”入石油经营领域。上海龙宇控股有限公司,就是其中一家先行者。这家创始于1997年的公司于成立之初,就把进入石油领域当作自己的发展目标。经过了漫长而坎坷的一段经历,“龙宇”终于迎来了真正意义上的早春。2005年是他们发展最快的一年,在这一年中,“龙宇”在油品运输、批发、零售、储存等领域,都获得了不同程度的收获。在石油运输方面,根据原先制订的计划,龙宇曾打算在两年内达成拥有6条船、每月8万吨运力的规模。但在新的形势和新的政策的鼓舞下,龙宇控股的两个船务公司,自2004年6月至2005年底这短短1年半中,已达到8条船,每月12万吨的运输能力。目前公司正在订造4条新船,至2006年底,将达到12条船,每月20万吨运输能力的规模,可望成为我国近海内江航运实力最强的民营企业之一。在石化贸易领域,龙宇公司经过多年经营,已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了较为广泛的营销网络,特别是零售业务的开发,带来的电力、冶金等行业一批稳定的燃料油零售直供客户。2004年底控股公司与中石油共同创办的燃料油销售公司,只用了仅仅一年,就基本建立起覆盖长三角地区的庞大营销网,年销售船用燃料油、国产燃料油超过10万吨。而且,公司从合作者手里争取到了稳定的货源仓储,还得以分享设在长江边的专属油库,以及可停靠200吨至5万吨级船舶码头的使用权。龙宇控股的掌门人、总经理徐增增这样介绍他们的思路:“打破垄断不一定要采取对抗的方式,与国有大企业合作,或许可以帮助我们更快地进入石油市场。”正是由于采取了这样积极稳健、和谐友好型的有序推进战略,龙宇控股成了目前我国在石油领域发展最稳定的民营企业。如今,龙宇已拥有一批从事石油各领域经营的全资、控股、参股子公司,经营油品运输、批发、零售和储存,年经营额达10亿元以上,也初步拥有一支专业从事石油批发和零售业务、富有实战经验的员工队伍,并在用户中建立了较高的市场信誉。其实,在“油”上寻找到成功商机的企业,并非只有“龙宇”一家。上海近年来已经出现了许多民营加油站和油品销售机构,也有一些上海民企已开拔海外觅油。但它们多数像龙宇那样坚持“四面俱到”的策略:既考虑到国家的宏观政策面,又适应世界石油资源和市场的发展态势,还照顾到目前国内三大石油巨头的动作,当然也充分考虑到企业自身在资金、人才、设施、经验等方面的不足,因而都采取了与国内外大油企合作经营的方式。这样做的结果,是既不影响国家战略布局,又避免了可能在批发领域与两大石油巨头的正面冲突,还能够较好地适应市场,也使自己获得了可靠的赢利空间,并在积聚资金、培育人才、建立营销网络和设施等方面,为今后进一步发展石化业务,奠定良好的基础。和谐合作同样可以打破国有油企的垄断体制——经济界已有评论,新沪商走的这条“新油路”既聪明,又高明。

  石油垄断

  愈演愈烈

  国务院在去年2月公布的“非公经济36条”中,首次将石油及相关公用事业列为垄断行业,提出要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鼓励和支持非公有资本进入。市场人士认为,这是政府首次明确将对民营资本开启石油这一敏感行业的大门。其实,早在1999年10月,国务院有关部门就曾对中国石油石化业的体制改革作出过规划,称“从长期来看,中国石油和天然气工业的各个领域都应放开对准入和价格的管制——除少数几个领域如天然气的运输与批发外——对市场完全开放”、“逐步向国内非国有资本以及国外投资者有序地开放国内油气市场。”然而,自1998年石油石化行业进行战略性重组以来,在体制框架的约束和既得利益集团的控制下,中国石油石化领域的垄断局面有愈益加强的趋势。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三大国有石油集团,几乎完全掌控了中国石油各个领域的经营。尽管三巨头近年来已不同程度向国外大石油财团开放,允许其入股,但国内石油领域,却基本上仍然是民资投资的禁区。根据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承诺,我国政府宣布向国内外各方开放石油的零售领域,凡符合条件的企业,无论是民营、国有还是外资,都可以申请成立成品油零售企业。2005年初,国务院公布了“非公经济36条”,更明确提出石油领域要对民营资本开放。到目前为止,国家有关部门仍然迟迟未能出台任何允许民营石油资本进入石油勘探开发、运输、炼制加工等领域的具体政策。民营石油企业在上述领域的活动,或者受到严重制约艰难经营,或者只能私下运作得不到国家的承认,更谈不上获得有关部门的鼓励和支持。即使在成品油零售市场,虽然国家有关部门在不同渠道多次宣布允许民企进入,却都附加了“必须有稳定的油源”,或“与具有油源的企业签订供油协议”等条件。而众所周知,这种具有稳定油源的企业,在我国目前只有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这三大石油集团。和谐合作,同样可以打破国有油企的市场垄断,新沪商已走出成功的一步。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