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统计信息 >> 统计分析
浙江种植业全产业链发展研究
发布时间:2016-12-30来源:国家统计局浙江调查总队字号:[ ]

内容提要:

浙江是全国的经济大省,人口中省,也是国土小省和农业小省,更是种植业发展的弱省。进入新世纪后,尤其是进入“十三五”以来,浙江农业,尤其是浙江种植业的发展进入一个“瓶颈”期,种植业产出增长更多地依靠市场价格的上涨,产品产量和附加值的提升相对缓慢,种植业的产业规模、效益和竞争力都有所下降,种植业对浙江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低于3%,对农民增收的作用低于5%,种植业对农业增产、农村增效和农民增收的影响力都有较大弱化。在新形势下,通过新技术、新产业、新商业模式和“互联网+”等产业融合、技术升级、地区间分工细化来实现产业链的重组、再造与延伸,实现浙江种植业发展由生产、加工环节“一枝独大”向高附加值、高市场增长与高投资回报、绿色环保低耗的产业链扩展,促进浙江种植业由农业小省向强省转变,使浙江种植业及其产业链延伸成为 “两美”浙江建设重要渠道和新增长点。

 

一、浙江种植业与产业链发展的现状

产业链是产业经济学中的一个概念,是一个包含价值链、企业链、供需链和空间链四个维度的概念。这四个维度在相互对接的均衡过程中形成了产业链,这种“对接机制”是产业链形成的内在模式。从这个角度而言,浙江种植业的产业链包括从生物技术、基因技术、种子种苗工程算起,到最终产品与服务消费的全过程,即包含生产、加工、营销、物流与消费体验各环节的一、二、三产单位与个体,以及省内外、国内外为浙江种植业提供产品与服务的单位与个体。这一群体也可以称为浙江种植业全产业链。

从国内外种植业全产业链研究与实践经验和成果看,通过全产业链特定环节的发展,尤其是规模经济、生态经济与高附加值产业阶段的延伸、拓展与壮大,构建强竞争能力的种植业产业链已成为当前发达国家、特色种植业地区的主要增长模式。日本、台湾、韩国,以及法国、新西兰、荷兰、以色列等国家与地区的精品农业、健康农业、效益农业和观光农业等高效农业都与种植业产业链的上下游延伸高度相关,这已成为当前发达国家种植业发展成功的经验之一。

由于跨行政区域资料收集的困难,本文讨论的浙江种植业产业链地域仅限于浙江省内,从数据变化情况看,浙江的种植业产业链不短,几乎涉及种植业的各个领域,但能形成规模,对经济、农业和城乡居民生活产生一定影响的部分不多,主要集中于农产品生产和城乡居民生活支持领域。

(一)浙江种植业的发展情况。

1.浙江种植业是一个千亿产业。2015年浙江种植业产值为1443.22亿元,占一产产值的48.5%;种植业增加值为1025.9亿元,占一产增加值的55.4%,占浙江地区生产总值的2.4%。由此可见,浙江种植业的产出规模不小,年产值和年增加值均超千亿元,种植业当年增加值率达到70.7%,属于高产出的行业“小巨人”,按浙江农村人口1894.46万的规模、农业劳动力501.73万的规模测算,人均产值和人均全员劳动生产率分别为7300元以上和人均2万元以上。

从内部结构和产品产量看,粮食、油料、蔬菜、果用瓜、花卉苗木、茶叶等是浙江种植业的主体。2015年,粮食播种面积为1916.8万亩,比上年增长0.9%;单产为392公斤/亩,下降1.5%;总产量为752.2万吨,下降0.7%。油菜籽播种面积为183.5万亩,比上年下降3.2%;总产量为25.1万吨,下降3.0%。蔬菜播种面积为932.9万亩,产量为1805.4万吨,分别比上年增长2.6%4.3%;果用瓜播种面积为149.2万亩,产量为279万吨,分别增长3.9%2.9%。花卉苗木播种面积为220.7万亩,比上年增长5.1%。茶叶产量为16.9万吨,比上年增长2.0%。上述主要种植业产品产出占浙江种植业产出的87.1%

2.浙江种植业地域集中度高。浙江的种植业分布与耕地分布、产业发达情况和市场成熟度高度相关,2015年浙江种植业产值地区分布中,杭州、宁波、绍兴、嘉兴四市之和达到797.12亿元,占全省种植业产值的55.2%。当年种植业增加值四市之和为569.4亿元,占全省种植业增加值的55.8%,四市种植业的增加值率为71.4%,种植业增加值率比全省平均高0.7个百分点,种植业大市在推进新技术、新生产方式中的投入大于传统方式,产出规模成长、总收益提升快于其它地区,附加值也高于其它地区。如果考虑当年产值、增加值占比超过9%的地市,则全省种植业大市拓展为6个,分别为杭州、宁波、绍兴、金华、嘉兴、台州,除金华位于浙江中部外,其余五市都在浙江东南部地区。2015年六市的种植业产值之和为1074.83亿元,占全省种植业产值的74.5%;种植业增加值之和为762.58亿元,占全省种植业增加值的74.8%,增加值率70.9%,与全省平均水平基本持平。浙江种植业产出区域化、集中化的特征比较明显。

3.浙江种植业呈跨越式发展,品种与结构改善是主流。从浙江种植业的发展情况看,不同阶段的政策制约和科技支撑、市场导向有着巨大的支撑作用。改革开放以来,浙江种植业的产出规模大致经历了四个重大发展阶段,产出规模从1978年的50亿元左右发展到上百亿元、500亿元和千亿元,和近1500亿元四个台阶,产出规模增长了27.54倍,剔除同期价格上涨因素,实际增长了1.08倍。这是在浙江农业用地、耕作用地持续减少情况下,通过技术应用和结构调整实现的增长,成果来之不易。

一是改革开放阶段(1978-1986年)。1978年至1986年,浙江的种植业产值由不到50亿元(48.86亿元)增加到1986年的101亿元,8年累计增长1.07倍,剔除价格上涨因素,实际增长15.3%,年均增长1.7%

二是市场化改革阶段(1986-2003年)。这是粮食购销体制发生重大变革的阶段,通过粮食生产与购销体制的改革,浙江的种植业生产发生了市场化导向的变化,种植品种有了较大幅度的调整,种植业产值也从百亿规模迈上500亿元的台阶。

三是重归粮食生产导向(2003-2010年)。2003年后,国家根据粮食购销体制放开后的市场变化,尤其是粮食生产收缩的新情况,加大对粮食生产的支持力度,对粮食收购价格实行“托底”,浙江种植业体现出粮食生产与经济作物并重,种植业产值再提升,规模上升到千亿元。

四是市场导向与粮食生产“双轮驱动”(2010-2015年)。浙江种植业在2010年后对市场的引导更加重视,价格上涨快的小品种杂粮、蔬菜、水果、果用瓜、花卉苗木得到了快速发展,而国家有保护价支撑的粮食生产以引进省外种粮大户、鼓励本地大户为主的形式仍然保持稳定,产值于2015年底达到近1500亿元的规模。浙江种植业产出在浙江城镇化进程不断加快,农业用地,尤其可耕作用地规模减少的情况下,克服农作物生产周期相对固定等不利因素,通过调整种植品种、利用新产品、新技术实现了实物量的倍增,年均增长2.3%,基本稳定。

从浙江种植业的发展轨迹看,浙江种植业对浙江经济增长和城乡居民增收的直接贡献率持续降低,其产出占浙江GDP的比重由1979年的31.4%的高峰,一路下行,1990年占12.3%2001年占5.4%2015年占2.4%。种植业净收入部分在浙江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的占比由2005年的12.2%2015年的4.5%左右。影响力锐减。

(二)浙江种植业产业链发展情况。

从种植业产业链延伸的角度看,有直接延伸与间接延伸两种形式,我们将以种植业产品为原料的初次加工、销售或者品牌、设计和进出口服务为下游产业链,而将为种植业提供产前服务的为上游产业链,将为种植业提供疾控、灌溉、气象、深耕、收割、后整理服务的作为产业内涵扩张。本文讨论的种植业延伸产业将浙江国民经济各行业小类中依托种植业生产及过程、或者以种植业产品为原料、为种植业提供服务的行业为种植业延伸产业。其产业规模与运行绩效按照种植业原料占比、以种植业为原料的产出占比,或者用于种植业的产品或者服务业占比等相关资料测算(详见测算依据)。

数据显示[1],经过改革开放30多年来的发展,浙江的种植业延伸产业已成长为一个万亿行业,且行业跨度大,涉及范围广,灵活经营。

1.浙江种植业延伸产业是一个万亿元产业。据初步测算,2013年浙江的种植业延伸产业约有10.82万家企业,雇用289.14万从业人员,完成18215.5亿元营业收入,其中主营业务收入17768.8亿元,税金425.02亿元,资产17098.10亿元,实收资本3616.14亿元。按2013年浙江种植业1336.79亿元产值计算,浙江的种植业延伸产业营业收入的放大倍数达到13.3倍,种植业延伸产业有着高扩张性。

1  2013年浙江种植业延伸产业企业测算表

指标

单位数

从业人员数

#主营业务收入

#主营业务税金及附加

资产总计

实收资本

万个

万人

亿元

亿元

亿元

亿元

总计

10.82

289.14

17768.80

422.83

17098.10

3616.14

一产

 0.14

  1.14

   18.47

  0.10

   38.28

  13.95

二产

 4.96

221.32

10972.92

334.88

10610.82

2234.07

三产

 5.71

 66.69

 6777.41

 87.85

 6449.00

1368.12

占全部企业比例%

总计

 12.9

  11.5

    11.4

  18.3

     7.5

    6.8

一产

 49.3

  50.2

    50.4

  45.9

    52.8

   52.1

二产

 12.6

  11.2

    11.9

  22.6

    11.8

    8.9

三产

 13.0

  12.6

    10.5

  10.6

     4.6

    4.9

从企业的结构看,浙江种植业延伸产业的单位主要在二、三产业,且以三产占比较高。浙江种植业在一产企业中的规模很小,组织化程度不高,全省只有0.14万个法人企业单位,年主营业务收入仅为18.47亿元。而以种植业产品为原料的二产和以种植业为服务对象的三产比较发达,二、三产业的单位数达到4.96万个和5.71万个。从营业收入情况看,农产品的加工、销售是种植业延伸产业的主体,二者分别达到10972.92亿元和6777.41亿元。从对税收的贡献看,二产是主体,贡献度接近八成。

从浙江种植业延伸产业在全部企业经济中的占比看,浙江种植业及延伸企业是轻资产,劳动密集和税负较重的产业,资产与实收资本占比低于主营业务收入占比,税收贡献占比超出主营业务收入比约7个百分点。

2.浙江种植业延伸非企业单位相对弱小。从浙江非企业单位中属种植业延伸范围的测算情况看,浙江非企业的单位中,涉及种植业延伸产业部分总量偏小,全部非企业单位只有1.21万家,从业人员11.37万人,支出费用合计212.46亿元,不到种植业延伸企业单位主营业务收入的2%。另从浙江种植业延伸非企业单位分布看,其有着十分显明的行业特征,一产单位中涉及种植业的比例偏低,更多地集中在畜牧业、渔业和直接服务领域。二产中围绕种植业建立的单位较少,服务目标十分明确,加之近年来事业单位企业化改革,涉种非企业单位实际上已处于消亡阶段。只有在第三产业中,以种植业服务为主体的延伸产业单位总量仍有超万个,从业人员超10万人,年费用支出211.06亿元,占种植业延伸非企业单位支出的95%以上。

从种植业延伸产业非企业单位占全部非企业单位的比例看,三产中种植业延伸产业的比例不高。单位数占比低于10%,人员占比低于5%,费用支出占比低于3%,以服务业主主体的种植业延伸非企业单位的发展趋势不容乐观。

2  2013年种植业延伸非企业单位测算表

指标

单位数

从业人员

#女性

支出(费用)合计

年末资产

万个

万人

万人

亿元

亿元

合计

1.21

11.37

3.22

212.46

808.78

一产

0.04

 0.28

0.07

  0.85

  1.88

二产

0.01

 0.17

0.09

  0.01

  0.02

三产

1.15

10.92

3.06

211.60

806.88

占全部非企业单位%

合计

 9.3

  4.0

 2.5

   3.0

   5.4

一产

34.0

 30.7

33.0

  21.1

  28.7

二产

68.4

 48.8

74.0

  16.4

   3.0

三产

 9.0

  3.9

 2.4

   3.0

   5.4

 

3.浙江种植业生产支持以农口部门主导。从典型调研情况看,在涉及种植业产前、产中服务、技术支持等方面,浙江种植业延伸,尤其是服务延伸的行政推动、部门主导的痕迹很重。从产业技术支持角度看,农业部门对种植业产前、产中的服务更紧密,全省商品种子供应面积1368.44万亩,占全省农作物播种面积的37.8%,其中粮食播种面积覆盖率为73.6%,主导品种覆盖率为67.8%

就种植业生产的全程支持看,粮食生产的全程支持比较完善,包括育种、育秧、直播、抛秧、施肥、除草、除病虫、收割、烘干、仓储等等都能得到有效服务。而油菜籽、蔬菜、水果、茶叶、果用瓜、花卉苗木等种植业支持要弱一些。主导品种外的技术支持有着强烈的地域性。据省农业厅反映,全省90个县(市、区)中设有县级农技服务中心的有83个,职工人数3708人,县级机构的设置相对完善,但服务力量相对不足,县级机构平均人员为44.7人,服务范围以县为单位,平均耕地面积达到23.08万亩,人均服务对象5166亩,剔除行政人员,平均每个农技人员服务6762亩。

从种植业服务的层级设置看,浙江的农技服务更注重基层性,服务力量呈金字塔型配置。全省镇(街道)中设立了1339个镇级农技服务机构,农技人员数10313人,平均每个机构7.7人,村级农技服务机构21345个,占村级地域数的76.2%,配备村级不脱产的农技服务人员68732人,平均每个村3.2人。2015年培训10049期,培训农技人员68.8万人。考虑到乡镇(街道)、村级农技服务人员的全农业服务,真正用于种植业的时间、精力与投入只是整体中的一部分。典型调查反映,浙江种植业的生产过程技术服务主要集中的粮油领域,小品种种植业的服务支持很少。

4.种植业直接延伸以初级产品营销拓展为主。据行业统计,2015年浙江共有农业产业化组织50724个,其中种植业产业组织27073个,占53.3%。农业产业化组织与农户间、种植业之间的联接与服务,目前更多地停留在产业营销环节。在全部产业化组织中,中介关系的有36637个,占72.2%,农业龙头企业带动的7664个,占15.1%,二者之和占比超过87%。此外,行政推动中,新型农业主体培育,尤其是家庭农场、农家乐、农业信息化与电商也取得了很大进展。2015年全省注册登记的家庭农场23719家,经营土地228.4万亩,占全省农户承包土地的12%。全省在1205个乡镇(街道)、30054个村(居委会)中建立了农业信息服务站,配备了3801台、32179台联网电脑,为农户、农业生产提供贴近式信息服务。从入户入村调查、典型调研的情况看,种植业在信息咨询、中介需要等方面主要以农产品销售、推荐自有品牌为主,进出口、金融和投融资等高端服务需求还很少。

二、浙江种植业全产业链的作用

(一)稳定了浙江农产品供应和市场物价。

与浙江作为国土小省不一致的是,浙江是一个经济大省,浙江的地区生产总值在全国列第4位,人口列第10位,但国土面积列25位,耕地面积列23位,浙江的人均农业增加值列全国的第25位,但浙江城乡居民消费水平分列全国第3位和第2位。高密度的人口与人多地少的实际,使浙江必须在鼓励农产品流入的同时,更加注重本省的种植业发展,以满足农副产品的供应。消费价格数据显示,1994年以来,浙江的消费价格指数累计增长73.7%,全国的消费价格指数累计上涨79%,浙江的消费价格涨幅低于全国,消费物价保持稳定。与此同时,食品类价格变动也支持这一结论。浙江的主要农产品价格波动与江苏、上海、安徽和江西等周边省市基本同步,未出现大幅度波动。

(二)解决了部分劳动力就业与致富。

近年来浙江种植业及其延伸产业的平衡增长,解决了一大批中、低素质劳动力的就业与发展。劳动力的带动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种植业及其直接服务群体。按照种植业劳动力占农业劳动力73-75%测算,2015年浙江种植业的直接从业人员在370万人左右,年人均收入在2.5万元左右,为浙江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稳定打下了扎实的基础。二是种植业延伸产业的从业人员。据测算,2015浙江种植业延伸产业的从业人员规模在300万人左右,按照全社会单位职均工资51463元计算,仅工资收入部分就达1516亿元。三是围绕种植业生产、经营提供兼职、兼营服务的人群,这部分比较难测算,主要集中在中介组织、销售组织和生产服务体系。据省农业厅资料,2015年农业专业合作组织中的从业人员达到 72.27万人,若按一半人员从事种植业相关兼职服务计算,则人数也超过30万人,兼职收入客观上为这一人群拓展了收入来源,改善了生活水平。

(三)构建了完整的种植业生产支持体系。

从浙江种植业产业链组成看,浙江的种植业全产业链很长,在浙江企业涉及的全部395个行业小类中,浙江种植业及其延伸企业涉及了133个行业小类,行业小类涉及面超过1/3。在浙江种植业全产业链非企业行业,318个行业小类中,种植业及其延伸产业有125个,行业覆盖面占了39%。从产业延伸的纵向架构看,浙江从种植业生物工程、种植标准、种子种苗、栽培技术、植保技术、土壤深耕与优化、肥料生产与应用、移栽技术、灌溉服务、除草支持、收割、烘干、仓储、运输,以及初次加工、二次加工、销售(进出口),资本运用都已建立,其中围绕生产、加工、营销环节的产业链已相对完善,对浙江种植业的正常运行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由此可见,在浙江种植业对浙江经济、浙江城乡居民增收和浙江居民就业作用日趋弱化的同时,浙江种植业全产业链对浙江经济的增长、浙江城乡市场供应和物价的稳定、浙江城乡居民就业与增收的作用较强。浙江种植业全产业链的产出远高于种植业的产出,以10多倍的数乘放大。其组织农产品供应,稳定浙江5500多万人口的日常供应,稳定物价的作用更加重要。与此同时,种植业全产业链的从业总人数超过700万人,占浙江就业人口的比例接近20%;获得的收入超过3000亿元,其中仅因参与农业产业化经营而人均增收就超过1100元。因此,我们需要在种植业产业链延伸上下功夫,作推动,使之不断壮大和拓展,发挥其增产、增效、富民与稳价等多方面功能,用农外思路看农业,用农业产业链延伸发展来推动农业,提升农业,富裕农民。

三、浙江种植业产业链及其延伸存在的问题

(一)种植业和产业链本身的问题。

从浙江种植业及其延伸产业的总量规模看,产业链中间大,两头小,全程长,关联度低的现象比较突出。

1.市场化程度不高,前端产业过于弱小。浙江种植业全产业链分布主要集中在种植和加工、转化环节,产业的前端科研、开发、市场化程度不高。2015年全省只有制种企业658个,种子基地6296个,良种种植面积19.19万亩,按照水稻亩产600公斤和供种价格2.4/公斤计算,整个浙江自营的种子产值只有2.73亿元。若包括非企业的费用支出,则前端产业链总产出在220亿元以下,占整个产业链的比例低于1%。另从产业分布看,浙江的种植业科研,主要集中在各个地市的农科院和省级院校的部分分校、系,市场化主体还处于起步阶段,未能形成知名品牌和行业优势。除水稻、油菜等个别大宗产品品种外,蔬菜、水果、药材等种子种苗还需要在省外采购。典型调研中衢州某企业反映,该公司种子种苗的省外采购份额在60%左右,省内采购不足半数。

2.生产加工环节分工细而不当,小、低、散现象突出。全省1443.22亿元左右的种植业产值来自906.72万户农户的共同努力,户均产出仅1.59万元。全部企业18428亿元的营业收入来自12.02万个单位,平均单个营业收入1532万元,离年营业收入3000万元的浙江企业“生死线”还有一半以上的差距。从种植业延伸企业资产周转情况看,企业资产年周转率为1.04次,资金效率不高。典型调研反映,嘉兴某蔬菜加工企业的原材料本地购进比例呈逐年下降态势,常年生产的企业经营模式与本地蔬菜原料种植下降,使企业增加四川、云南等地的外购原料占比,成本高,损耗大。

3.末端产业以传统行业为主,竞争对象多。从浙江种植业的延伸企业角度看,当年营业收入在133个产业链行业中占比超过1%的三产行业主要有4个,包括3个批发行业,1个零售行业,全部都集中在消费领域,且以传统领域为主,市场主体多,竞争激烈,附加值不高。

3 2013年种植业延伸终端产业测算表

三产行业

单位个数

从业人员数

营业收入

资产总计

实收资本

占比

万个

万人

亿元

亿元

亿元

%

小计

3.49

34.14

5573.98

3763.69

682.47

30.60

农、林、牧产品批发

 0.3

  2.4

  209.6

  161.8

  44.0

 1.15

食品、饮料及烟草制品批发

 1.6

 16.3

 2711.9

 1755.8

 307.9

14.89

纺织、服装及家庭用品批发

 1.5

 11.1

 2253.8

 1480.6

 279.0

12.37

综合零售

 0.1

  4.4

  398.6

  365.5

  51.5

 2.19

另从单个企业的营收规模看,种植业延伸产业涉及的133个行业小类中,有42个行业小类的平均营收规模低于500万元,且属三产的行业有36个,有1.61万个企业,三产占单体营业收入小、低占比超过85%以上,这部分企业的单位总数约占种植业延伸产业企业数的15.1%。反映出浙江种植业延伸产业,在第三产业中仍然集中于传统领域,新兴领域的行业有所涉及,但总量、规模依然偏小。2015年浙江种植业通过参与中介组织的营销人均增收3062元。

(二)种植业产业链外部问题

1.市场分割,需求分散,集聚通道缺乏。浙江种植业及其延伸产业主体庞大,产业规模也不小,但在市场拓展、需求整合与服务支持等多方面还存在着区域分割、需求抑制等现象,使高附加值和高成长的种植业及延伸产业成长不快。一是财政补贴项目地区分割严重。现行省、市、县三级财政“分灶吃饭”的财政体制,使涉农项目、种植业资助项目均按属地划分,在当地经营可以获得当地资助,形成当地企业可低价供种、供苗的市场壁垒,非当地企业无法进入。嘉兴海盐某种子公司反映,水稻种子的补贴由县财政按供种量直接补贴到公司,良种的销售价格比稻谷的收购价还要便宜,外地公司在没有补贴的情况下根本没有竞争力,跨区竞争成为“玻璃门”。二是高端需求未能得到集聚。浙江作为经济发达地区,有相当一部分的中等及以上收入家庭、白领人群有为健康产品、高品质服务、高品质产品付费的意愿,但现实情况下,阿里旗下的“天猫”、“淘宝”和“生鲜”,京东旗下的平台等高端需求整合通道还未得到大家认可,种植业产品,尤其是浙江本地的种植业产品获得市场认可的还不多,类似“褚橙”等品种的更少。三是生产方式落后,产品与服务非标化严重。浙江的种植业及其延伸产业,尤其是种植业环节标准化意识薄弱,依经验与传统生产农产品的现象十分突出。且生产环节缺乏第三方监管,产品与服务的非标化,使产品与服务的品质差异大,难以形成有效的品质识别,规模化营销与效益提升缺少载体。

2.产权制度改革滞后,要素整合预期不稳定。2015年浙江农村土地的流转规模达到955万亩,占浙江农户总承包土地的50.5%,流转规模不小。但在流转形式中,选择转让、互换和股份制等相对稳定形式的分别只有11.78万亩、7.32万亩和29.15万亩,三者合计48.26万亩,只占流转耕地的5.1%。而通过出租、转包形式的分别高达398万亩、464.27万亩。出租、转包形式流转土地的有三大不稳定因素。一是流转周期中纠纷多。出租户与承租方容易就租金、租期形成异议,造成生产经营受干扰。二是承租方短期行为。承租方不大愿意就土地的改良作投入,一般以短期经营收益为主。三是地表资产容易受到侵害。承租方变动或者租约到期后,承租方投资形成的生产设施(如新种、改良的果树,土壤等)、房屋及地表设施产权,以及地名商标、原产地商标等权益都会受到影响。

3.制度环境滞后,支持力度偏小。一是农业支持政策目标多元化,种植业地位弱化。浙江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农业的发展,不仅在地方财力安排上向农业基础设施建设、水利设施建设、农业技术服务体系建设等方面倾斜,还就粮食生产、“菜篮子”工程等项目设置了专门的补助,但农业项目、主题、领域和范围的过宽过广,政策导向的差异都最终影响农业发展的效果。浙江改革开放37年来的农业增长也从侧面实证了政策效果。浙江农业产值累计增长了44.3倍,剔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3.17倍。其中种植业累计增长了27.4倍,剔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了1.08倍,是农业内部农林牧渔业等产业中增长最慢的部分。二是制度导向谋求稳定,发展支持乏力。浙江与山东、江苏等地在种植业政策支持上有着相当大的差异,山东、江苏的政策支持在种植业方面有单独表述,且财政补助、政策支持项目也有具体安排。而浙江在对种植业支持上体现了支农、助农的稳定上,除粮食生产的政策性资助在持续加力外,其他种植业农产品的资助有着很大的随机性,未能体现一贯性和持续加力的作用。三是创新制度安排上未能体现倾斜。浙江种植业及延伸产业发展过程中,引进风险投资的情况还很少,政府性基金的项目支持也不多。

四、浙江种植业产业链发展面临的趋势与变化

(一)产品与服务需求呈现总量稳定,品质提升。

近年来的人口统计数据变化显示,进入“十三五”时期,浙江人口总量将由快速增长、快速流入转向进出基本平衡,人口总量稳定阶段,人口结构中年轻人口流入减少,中老年人口流入加快的现象,从而带来涉农产品及服务需求的变化。浙江城镇化进程也将明显加快,由市场供给农产品的人群快速扩张。加之浙江城乡居民收入水平的持续提高和消费观念的转变,将会使浙江农产品及服务呈现消费总量稳定与品质提升的新需求。近三年来,浙江人口规模已在5500万人左右保持相对稳定,且年度波动幅度已小于50万人。浙江城乡居民对粮食、蔬菜、干鲜果、果用瓜和茶叶等相关种植产品需求总量将趋于稳定。但品种间的数量变化,尤其是需求有替代关系的蔬菜、干鲜果、果用瓜会出现波动。随着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浙江居民对种植业产品的品质需求将出现一个快速提升期。品质提升更多地关注安全、绿色、有机、健康和生态等方面。

(二)外部竞争加剧,替代趋势明显。

随着农产品保鲜技术的升级换代,以及城乡居民对保鲜服务付费意愿的提升,浙江种植业农产品的提供区域、范围处于持续扩大之中。以蔬菜为例,蔬菜保鲜期12小时以内的供应范围可以划一个300公里的圆,区域包括江西、安徽、江苏、上海。如果保鲜时长延长至48小时,则供应区域可拓展至河南、湖南、山东等地。同样,品质的差异也将成为种植业产品替代的重要因素。在浙江畅销的黑龙江五常大米、稻花香大米都是例证。“同等品质拼价格,同等价格拼服务,不同品质拼差异”将成为浙江种植业延伸产业和区外竞争对手的主要竞争手段。浙江与周边地区、与农产品大省、农产品强省间的替代效应十分明显,固守原有竞争思维、经营方式终将被替代与淘汰。

(三)内部有增长的冲动与潜力。

从浙江种植业及其产业链延伸情况看,浙江的种植业及其延伸产业是一个千亿和万亿元的大产业,且与浙江人口规模、浙江消费品质需求高度绑定,市场可期。按照万亿元产业平均利润10%-12%测算,这至少是一个千亿元利润的产业,加之这个产业与城乡居民收入与消费水平的增长高度相关,行业的需求增长稳定,利润增长可期。另从浙江种植业小、低、散的生产方式看,通过整合浙江种植业的生产流程,推进规模化、流程化、标准化生产,可以极大地提高单位土地和单位劳动力的产出效率,进而提升产业利润。浙江工商资本对经营农业有着强烈的冲动。2015年有2381个工商项目投资农业,投资额162.58亿元。单个项目投资规模为682万元,投资规模最大的杭州市,平均项目投资达到1757万元,相当于全省均值的2.5倍,工商资本看好农业可见一斑。

(四)种植业的延伸功能将获得大发展。

1.生态环保功能。随着浙江经济社会的发展,尤其是城乡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浙江对大气、水和环境改善和优化的需求不断增长,尤其是对修复生态环境的种植业、林业需求会有一个大幅度增长期。种植业是大自然赋予生态修复的一大功能,历史上为我们所忽视,目前,在全国、全省重视生态与绿色发展的环境下,种植业的固碳、除尘、净水和空气净化功能已上升为新需求。但种植业的生态功能目前仍无价值量化和体现的通道,需要在制度设计上加以体现。

2.旅游体验功能。随着国内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家对休闲与体验需求也有一个快速增长期。以种植业为基础的旅游体验已经成为重要的组成部分。春季油菜花节、桃花节、樱花节,夏季休闲游,秋季采摘节和冬季冰雪节、南方温暖游等可以承载休闲、旅游和体验的功能。入企调研反映,嘉兴某地的草莓、蓝莓、樱桃、枇杷、杨梅、水蜜桃等采摘游,野炊游、烧烤游广受游客欢迎,嘉兴南湖区某人工沙滩的烧烤摊位年招标租金由底标的100万元涨至450万元,溢价率高达3.5倍。

3.文化传承功能。种植业及其延伸产业链中还包括与历史记忆相关的文化内涵,可以作为文化传承加以留存与弘扬。如特殊的酿酒、制茶、腌制品与相应的文化传承有很高的相关性。

五、浙江种植业产业链延伸的对策建议

浙江种植业产业延伸不仅有着产业自身的发展规律,更有资本投资逐利的内在冲动,还有浙江种植业从业人员追求美好生活的主观愿望,以及国外发达国家已为实践所证实的产业链扩张路径。但当前浙江种植业产业链内部规模差异大、关联度低、竞争力不高等现状,反映出浙江在种植业产业延伸、重组与细分等多方面需要改善制度环境,为产业发展提供支持。尤其是需要在推进产权制度改革、市场化配置资源、降低市场准入门槛,拆除竞争限制,保护知识产权,拓展产业的合作与纵向应用领域有所突破,使浙江种植业在产业链的延伸和全产业链服务上走出一条新路,实现产业发展、产品创优、农民致富与生态改善、文明传承“多元”提升的目标。

(一)产业定位与导向上以农业强省为主。

浙江是经济大省,也是人口集聚之省,还是农业小省,更是市场大省。要保障与服务全省5539万人口的生存、发展和消费,需要转变观念,引全国、全球资源为浙江服务。浙江的种植业及延伸产业只做浙江强项。即在浙江农业,尤其是种植业的产业定位上,以农业强省为目标,有选择地推进部分种植业产业链环节的做大做强。转变历史上以产品产量、产值和增加值等实物量、价值量等成果定“英雄”模式,以满足市场需求、获取效益和浙江居民增收为目标定“优劣”的导向,产业定位从产品绑定转向产业规划,以市场化配置资源,竞争体现浙江种植业及延伸优势,惠民落实产业终极目标。省级产业规划以划定功能区、产能保护为基础,设定“红线”与“底线”,严禁跨越,操作层面上重监督检查,以及结果评价,不再单独建立分行业详细规划。

1.创新粮食产能维护机制,将保粮食生产任务转变为保能力。浙江种植业的发展增量主要来自粮食以外的种植,而浙江每年庞大的粮食生产任务使浙江半数以上的农地都 用于种粮,低效与远高于国际市场价格的国内粮价制约了浙江种植业的发展。将要素引入市场,用市场配置资源,用资源提升效率。将历史上行政分配的耕地保护、粮食生产任务和相应的财政补助、工作奖励、要素补贴证券化,指标化,并以粮食生产主体、耕地保护主体,镇(街道)、县(市、区)、地市政府为主体为代表,引入市场交易机制,以自主竞争、合理补偿等利益分配模式,在省内推进粮食生产任务、耕地保护任务市场化流动,切实提高要素的产生效率。将历史上省政府以“建设粮食功能区、下达粮食生产任务、考核各级政府和达标考核”转变为管控可耕作用地、保留粮食生产能力和跨区谋求粮食生产平衡。最大限度地发挥浙江省内各地区的种植业比较优势,生产与从事对浙江最有利的,转移与补偿完成中央粮食生产任务、保持耕地保护规模。

2.创市场供应创新体系,稳定市场供应。通过公开设立应急保障目标,分时间、区域细分保障要求。引入年度、季度市场应急供应生产任务市场化竞争,由县级政府招标,省内和周边城市农产品供应商参与的竞争性保障体系建设,将省长“米袋子”、市长“菜篮子”转变为市场供应合同制。以合同化订单和市场化操作来建设农产品应急供应体系,保障浙江在灾害气候影响等特殊情况下的农产品供应。

3.创新城市“托底”制度,保障低收入人群生活。将原种植业生产、农产品供应对城镇低收入人群的生活保障功能分离出来,由城镇低收入人群生活帮扶承接。将最低生活分品种农产品保障用人均量和时序保障固化下来,财政 “托底”保障。即通过财政出资购买实物券,免费发放给特定群体,保障低收入群体的生活不受产业政策的影响。

4.创新产业延伸机制,强化种植业与二三产业的融合。将种植业生产、销售与研发等产业支持政策与重点产业发展支持结合起来使用,促进种植业全产业链的发展。政策资源、财政资源和优惠措施可以通过股权互持、交叉参股、组织融合等多种形式分享,鼓励种植业企业、组织向全产业链拓展。

(二)产业引导设计上“奖励与竞争”同步推进。

从浙江种植业延续与发展的历史看,浙江在种植业及其产业链引导上有着许多困惑,数以十万、百万计的生产主体和单体规模过小的现状,使单纯的产业扶持不仅收效不高,而且难以承担产业培育、产业融合的重任。因此,浙江种植业产业链的延伸引导就采取政策扶持与市场竞争同步的方式,促进资源要素向“能手”和“适者”集中,促进浙江种植业产业链局部环节的做大做强。

操作上以鼓励市场竞争为主,项目奖励为辅。政策安排上突出建设开放与有序的市场环境、鼓励不同经营主体的公开、公平竞争。财政补贴、政策支持与市场规模、存续时间和对上下游产业的正影响绑定,省略项目招标,全程审计等复杂过程,以经营绩效、税收和民生贡献为评判标准,实行以奖代补,简化操作,规范透明。具体执行上体现三个“倾斜”。

1.向规模大户、高附加值(高税收)对象倾斜。以经营主体的纳税总量、比例为评判标准,补贴与奖励向大户、超大户集中,发挥政策的引导作用。

2.向用料大户、用人大户倾斜。体现种植业产业链做大做强对本地居民的收益支持。

3.向正常经营存续时间长的主体倾斜。按照种植业产业链经营主体的存续时间,累计销售收入、实缴税金和收购原材料等实绩分配补贴或者奖励。

(三)产业提升以种植业的生态功能为突破口。

浙江种植业产业链的延伸与发展需要与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的“五大发展理念”相融合,与当前初步富裕的浙江城乡居民期盼相一致。因此,浙江种植业产业链延伸需要体现生态、生活与生产的融合,且目标追求的顺序不能颠倒。在市场准入、项目审批、要素供给、经营监管和政策与财政扶持等方面都需要落实相关的顺序原则。操作上建立生态存续项目奖励为机制,突出种植业的绿色、净化和可循环功能。即按照植被密度、存续时间、环境功能、生态功能等多个指标,由项目奖励部门设置监管措施,并实行监测指标全天候、动态网上公开,接受公众监督。项目按季、按年进行奖励,以奖代补,既简化程序,又注重实效。

(四)产业链延伸以“保就业”与“谋效益”为“双轮”。

随着产业与市场的细分,浙江种植业产业链成长中,在种植业产品和服务的生产、加工与营销环节中,必然有部分属高产出、高附加值、低消耗、低投入的产业,当然也有低附加值、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的产业,作为地方产业政策,本着趋利避害的原则加以引导,存优汰劣,转型升级。操作上注重三个梯度。

1.梯度引入。按照地方产业逐步培育,外部产业加速引入的思路推进内外结合,推动产业延伸与产业升级。梯度引入是指注重外部产业引入与本地原材料生产、周边调容量和本地产业基础、人才资料和支持环境的匹配性,防止产业支撑能力与产业发展脱节,影响种植业产业链延伸与成长的快速成长。

2.梯度淘汰。从发展角度讲,所有低附加值、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的产业都在淘汰之列,但从种植业产业链的用人情况看,我们需要按照轻重缓急梯度推进,防止形成大规模失业,造成浙江城乡居民收入增长的迟缓。

3.梯度改造。由于浙江处于经济大省向经济强省的转型之中,除种植业产业链延伸之外还有许多发展、转型的工作要做,资源要素对农业、尤其是种植业产业链延伸的倾斜有有限的,需要我们将有限的资源投入到高需要的地方。因此,需要对浙江未来种植业产业链延伸的重点进行排序,按照需要与可能,投入与产出比等多种评估进行排除,梯度推进,梯度改造,梯度保障。

(五)产权制度向清晰与自主转变,注重政策上的整合与变通。

浙江种植业及其延伸产业链的发展都绕不开农地产权制度、知识产权转化、原产地品牌等产权制度的创新,当前需要在现有制度基础上作权属固化、权利证券化和权责合一三个方向的突破。

1.农地权属固化的突破。需要切断农地权属再次分配的传承,将农地权属固化下来,形成可预见、可预判和稳定的农地权属关系,为长期化投入、规模化经营、产业链延伸奠定基础。对农村新增人口和消亡人口不再作实体化农地再分配,代之以土地权属的收益分配权,形成村级集体经济收益照片全村居民所有,村民对农地的权利主张转变为利益主张,虚化农地实体概念,为土地权利改革创造条件。在农地用途上,我们需要将用作管制转变为功能管制,不再限于用途,而注重农地的功能和结果,以县、市为总体监管,鼓励经营主体跨区经营、混业经营,农地使用以功能保留与效益导向为边界,促进经营主体自主经营。

2.知识产权转化与保护上突破。低效种植业向高效种植业、种植业延伸产业拓展都离不开知识的转化与应用,我们需要将大学院校、科研单位、企业研发等知识产权转化为经济利益、产品与服务,并在服务于浙江、全国基础上获得收益,分享利润。为此,需在机制上打通知识产权拥有方、主创人员和应用主体、市场主体间利益分享,风险共担的通道。通过平等协商、自主定权、三方监管等方式形成合作机制,共同推进产业发展,资产增值。

3.各级政府与主体在权责合一上的突破。种植业及其延伸产业的发展并不完全固化在一个县、一个市或者一个区域范围内,所以,我们需要在市场主体利用资源上构建新的权责一体空间,达成资源利用的高效、便利。在道路、通讯、电力、灌溉、排涝、治污等多个领域实行资产经营管理,按照谁使用谁付费,谁所有谁受益的原则进行交易,突破现有行政辖区管理的制约,推进各种生产要素的省内流动。

 

 

 

 

 

附表:

种植业全产业链分行业小类归属与测算权重表

企业行业小类

权重

非企业行业小类

权重

谷物种植

100.0

 

 

豆类、油料和薯类种植

100.0

 

 

蔬菜、食用菌及园艺作物种植

100.0

 

 

水果种植

100.0

水果种植

100.0

坚果、含油果、香料和饮料作物种植

100.0

坚果、含油果、香料和饮料作物种植

100.0

中药材种植

100.0

 

 

其他农业

100.0

其他农业

100.0

林木育种和育苗

 20.0

林木育种和育苗

 20.0

农业服务业

 

农业服务业

 55.3

牲畜饲养

 55.2

 

 

家禽饲养

 55.2

 

 

其他畜牧业

 55.2

 

 

水产养殖

 40.6

 

 

农业服务业

 55.3

 

 

谷物磨制

100.0

 

 

饲料加工

100.0

 

 

植物油加工

100.0

 

 

制糖业

100.0

制糖业

100.0

蔬菜、水果和坚果加工

100.0

 

 

其他农副食品加工

 80.0

 

 

焙烤食品制造

100.0

 

 

糖果、巧克力及蜜饯制造

 90.0

 

 

方便食品制造

 90.0

 

 

罐头食品制造

 50.0

 

 

调味品、发酵制品制造

 80.0

 

 

其他食品制造

 80.0

 

 

酒的制造

100.0

 

 

饮料制造

100.0

 

 

精制茶加工

100.0

 

 

卷烟制造

100.0

 

 

其他烟草制品制造

100.0

 

 

棉纺织及印染精加工

100.0

 

 

毛纺织及染整精加工

 20.0

 

 

麻纺织及染整精加工

100.0

 

 

丝绢纺织及印染精加工

 80.0

 

 

化纤织造及印染精加工

 20.0

 

 

针织或钩针编织物及其制品制造

 50.0

 

 

家用纺织制成品制造

 50.0

 

 

非家用纺织制成品制造

 50.0

 

 

机织服装制造

 50.0

 

 

针织或钩针编织服装制造

 50.0

 

 

服饰制造

 50.0

 

 

制鞋业

 10.0

 

 

竹、藤、棕、草等制品制造

 10.0

 

 

竹、藤家具制造

 10.0

 

 

纸浆制造

 50.0

 

 

造纸

 50.0

 

 

纸制品制造

 50.0

 

 

印刷

 10.0

 

 

乐器制造

  5.0

 

 

工艺美术品制造

  5.0

 

 

体育用品制造

  5.0

 

 

玩具制造

  5.0

 

 

游艺器材及娱乐用品制造

  5.0

 

 

肥料制造

 10.0

 

 

涂料、油墨、颜料及类似产品制造

 10.0

 

 

中药饮片加工

100.0

 

 

中成药生产

100.0

 

 

兽用药品制造

 30.0

 

 

生物药品制造

 50.0

 

 

卫生材料及医药用品制造

 30.0

 

 

纤维素纤维原料及纤维制造

 30.0

 

 

汽车整车制造

  3.0

 

 

日用杂品制造

  5.0

 

 

热力生产和供应

  5.0

 

 

房屋建筑业

  5.0

 

 

水利和内河港口工程建筑

 10.0

 

 

建筑装饰业

 10.0

 

 

农、林、牧产品批发

 50.0

 

 

食品、饮料及烟草制品批发

100.0

 

 

纺织、服装及家庭用品批发

 30.0

 

 

医药及医疗器材批发

 10.0

 

 

贸易经纪与代理

 10.0

 

 

其他批发业

 10.0

 

 

综合零售

 30.0

 

 

食品、饮料及烟草制品专门零售

 50.0

食品、饮料及烟草制品专门零售

 50.0

纺织、服装及日用品专门零售

 30.0

纺织、服装及日用品专门零售

 30.0

医药及医疗器材专门零售

  5.0

医药及医疗器材专门零售

  5.0

货摊、无店铺及其他零售业

 20.0

货摊、无店铺及其他零售业

 20.0

通用航空服务

 

通用航空服务

 10.0

铁路货物运输

 10.0

 

 

道路货物运输

 20.0

 

 

道路运输辅助活动

 10.0

 

 

水上货物运输

 20.0

 

 

水上运输辅助活动

  5.0

 

 

航空客货运输

 10.0

 

 

通用航空服务

 10.0

 

 

航空运输辅助活动

  5.0

 

 

装卸搬运

 20.0

装卸搬运

 20.0

运输代理业

  5.0

 

 

谷物、棉花等农产品仓储

100.0

 

 

其他仓储业

 30.0

 

 

邮政基本服务

 20.0

 

 

快递服务

 20.0

 

 

旅游饭店

 20.0

 

 

其他住宿业

 20.0

其他住宿业

 20.0

正餐服务

 40.0

正餐服务

 40.0

快餐服务

 40.0

 

 

饮料及冷饮服务

 10.0

饮料及冷饮服务

 10.0

其他餐饮业

 40.0

其他餐饮业

 40.0

互联网接入及相关服务

  3.0

 

 

软件开发

  1.0

软件开发

  1.0

信息技术咨询服务

  3.0

信息技术咨询服务

  3.0

货币银行服务

  3.0

货币银行服务

  3.0

证券市场服务

  5.0

证券市场服务

  5.0

期货市场服务

  5.0

期货市场服务

  5.0

资本投资服务

  5.0

资本投资服务

  5.0

财产保险

  5.0

财产保险

  5.0

保险经纪与代理服务

  5.0

保险经纪与代理服务

  5.0

咨询与调查

  3.0

咨询与调查

  3.0

广告业

 10.0

广告业

 10.0

知识产权服务

 10.0

知识产权服务

 10.0

人力资源服务

 10.0

 

 

自然科学研究和试验发展

 10.0

自然科学研究和试验发展

 10.0

农业科学研究和试验发展

100.0

农业科学研究和试验发展

100.0

医学研究和试验发展

  5.0

医学研究和试验发展

  5.0

气象服务

 30.0

气象服务

 30.0

测绘服务

 20.0

测绘服务

 20.0

质检技术服务

 10.0

质检技术服务

 10.0

环境与生态监测

 30.0

环境与生态监测

 30.0

技术推广服务

 10.0

技术推广服务

 10.0

科技中介服务

  5.0

科技中介服务

  5.0

其他科技推广和应用服务业

 10.0

其他科技推广和应用服务业

 10.0

防洪除涝设施管理

100.0

防洪除涝设施管理

100.0

水资源管理

 30.0

水资源管理

 30.0

天然水收集与分配

 50.0

 

 

水文服务

 30.0

水文服务

 30.0

其他水利管理业

  5.0

其他水利管理业

  5.0

生态保护

 50.0

 

 

环境治理业

 50.0

 

 

绿化管理

 30.0

 

 

公园和游览景区管理

 20.0

 

 

中等教育

  5.0

 

 

高等教育

 10.0

 

 

其他娱乐业

 10.0

其他娱乐业

 10.0

 

 



1.受资料来源限制,种植业延伸产业依据第三次经济普查、2012年投入产出调查结果、省农业厅2015年农业统计业务年报和典型调查的样本资料,结合课题组专家头脑风暴法测算

 



【上一篇】 【下一篇】 【我要纠错】 【我要分享】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