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规划计划 >> 重大决策
二孩全面放开 浙江等待“破冰”
发布时间:2015-10-30字号:[ ]

  全面开放“二孩生育”终于成为现实。10月29日,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闭幕,全会审议通过了十三五规划建议,会议释放出一个重要信息——促进人口均衡发展,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完善人口发展战略,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积极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行动。
  全面放开二孩,浙江什么时候开始实施?这会不会引发“扎堆生育”的“二孩潮”?对于不少人心中的种种疑问,记者第一时间联系相关部门及人口专家予以解答。
  浙江何时进入
  “全面二孩”时间?
  “全面放开二孩”的消息传出,立刻成为社会公众关注的焦点,在微博及微信“朋友圈”,相关话题和讨论呈现出“刷屏”的热闹。记者也在获取消息的第一时间与省卫计委计划生育基层指导处处长潘祖光取得了联系,潘祖光明确表示,从十八届五中全会的公报提出到政策的落实,还要有一段时间的,不过相信不会很久。
  “之前国家卫计委对我们吹过风,说快公布了。”潘祖光告诉记者,他对于29日晚的消息并不意外,而浙江要何时实施目前还没有定论,“浙江省的实施,要等到国家卫计委的统一布置和统一方案,我们再根据这些安排时间。”比如二孩全面放开是不是要分步骤、分地区进行?浙江会不会成为最先实施的试点?都得根据统一的安排。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一旦方案公布,浙江会在第一时间落实好政策。”潘祖光表示,这可以参照对比之前“单独二孩”政策的“落地”过程。“2013年11月中旬十八届三中全会上提出,作为试点的浙江省,是2014年1月17日开始正式实施的,中间只隔了2个月。”
  “全面二孩”
  剑指“银发危机”
  人口政策是国家的基本政策之一,与经济社会的发展密不可分。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实行计划生育基本国策以来,我国的人口政策调整不大。此前的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决定》提出,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逐步调整完善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
  2015年,全国多地“单独两孩”政策相继迎来实施一周年,可两孩申请并未出现公众预期的“井喷式”增长。以浙江为例,统计数据显示,自去年1月17日我省开始实施单独两孩政策以来,全省单独夫妇再生育申请数量和审批数量均呈平稳态势,申请受理和审批的例数每月在5000例左右,低于原来政策研究预期,超过八成的可再生育家庭尚无申请意愿。截至2014年12月,全国仅有不足100万对单独夫妇提出再生育申请,而此前的官方预计是每年增加200万人左右。曾经媒体热炒的“扎堆生育”的预期,却是现实中的备受冷落。
  全面实施二孩政策,旨在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危机。目前,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老年人口最多的国家,也是人口老龄化发展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据联合国统计,到本世纪中期,中国将有近5亿人口超过60岁,而这个数字将超过美国人口总数。这无疑提出了一个亟待解答的问题:出生率降低,年轻人越来越少,今后谁来工作、谁来纳税、谁来养活数以亿计的老年人?
  此前,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经济蓝皮书:2015年中国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认为,中国目前的总和生育率只有1.4,远低于更替水平2.1,已经非常接近国际上公认的1.3的“低生育陷阱”,与此相应的 “人口红利”从2010年开始逐渐消失,即使执行了“单独二孩”政策也无法从根本上改变这一趋势,报告建议政府尽快从现有的“单独二孩”政策过渡到全面放开二孩政策。
  人口学专家、美国霍普金斯大学生物统计学博士黄文政基于人口普查和近年国家统计局数据,使用人口预测模型对中国人口进行研究。研究显示,“全面二孩”实施后可能在2017年出现生育高峰。他预测,“全面二孩”每年带来的新增人口在300万-800万之间,估计中值为500万。这部分“有生力量”无疑将成为防止老龄化的“银发危机”的活水。
  “能生”将“破冰”
  “想生”仍待解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公众对“全面放开二孩”反响热烈,但对于“生不生”却出现了明显的意见“分水”。记者统计几家大型门户网站的调查结果,其中持“愿意生二孩”和“不考虑生二孩”的网友人数基本持平;同时,在部分“85后”“90后”浙江年轻人群集中的社交媒体中,逾六成人明确表示不愿生二胎。
  长期关注人口生育问题的浙江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副所长周丽萍教授分析,目前年轻人的生育意愿并不强烈,“全面放开二孩”很可能像曾经的“单独二孩”政策一样只停留于媒体与公众的热议,在实际效果上不会导致人口大幅反弹的“二胎潮”。
  周丽萍教授表示,社会因素、政策因素等都是二孩生育不得不考虑的现实问题。“许多家庭考虑是否再生育,需要做好思想、心理、物质等方面的充分考量,现实因素太多,例如‘孩子谁来带’、‘换不换大房子’等等,生二孩的生活成本、教育成本、就业压力和婚姻家庭压力都需要细细考虑。”在她看来,生育二胎需要一定的经济成本、精力投入,同时也会对女性事业发展产生极大影响。
  周丽萍教授认为,靠“全面放开二孩”防御“银发危机”还需要其他政策的支撑,才能真正发挥实效。“只有生育政策的放开,没有生殖健康、妇幼保健、托幼等公共服务的同步发展,没有就业权力、社会抚养等相关政策的针对性完善,恐怕很多年轻人还是不会选择生二孩。”




【上一篇】 【下一篇】 【我要纠错】 【我要分享】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